大学教师3次卖房炒股惨败,1600万盈利一场空

当时,作者通过炒股,手上已经握有1600万元。但由于一念之差,不仅错过了一栋轻而易举就能买下的别墅,错过了一波房地产牛市,随后的股市暴跌也让这些财富灰飞烟灭……下

  财富成都智库力荐:每日经济新闻 丨王嘉琦  最近被疯转的《我的4次卖房炒股经历》一文,其作者雷立刚讲述了他卖房炒股不仅错过了一波房地产牛市,随后的股市暴跌也让他的财富灰飞烟灭。作者认为若没有能力辨别牛熊,那么,千万不要卖房炒股。昨天(8月12),雷立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向记者表示,并不主张每个股民都去卖房炒股。如今,他又第四次卖房投身于股市之中……2015年6月初,我经过两河森林公园那里的保利别墅区,看到在卖别墅,每幢400多万的样子。我差点下手买一栋。可又觉得,身边不少认识的人都是几千万身家,自己起码也要做到2000万之上才享受啊。一念之差,就继续过苦行僧似的生活。


  这段文字来自于最近被疯转的《我的4次卖房炒股经历》一文。当时,作者通过炒股,手上已经握有1600万元。但由于一念之差,不仅错过了一栋轻而易举就能买下的别墅,错过了一波房地产牛市,随后的股市暴跌也让这些财富灰飞烟灭……下面就是这篇文章的原文(编辑略有删减)。昨天(8月12日),该文作者雷立刚还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他向我们透露了这篇网络红文之外的更多精彩的内容。在最末尾,仍然是我们的有奖提问,欢迎大家积极参与讨论。

  《悟空:我的4次卖房炒股经历》

  我这一生中,曾四次卖房炒股。

  第一次卖房,2001年6月,房子65平方,卖价4万元。结局:亏掉90%。

  我的大学生涯是在百年老校四川大学度过的,大学期间由于很想获得异性青睐,而自己长相又相当平凡,家境又很一般,于是只好追求上进,先是当了法学院学生会主席,后来当了四川大学校学生会副主席。

  大四,完全靠学霸擅长考试的优势,进了某省的省级单位。那年公考,我笔试成绩是全省的省委系统第一名,面试成绩是我们那个单位面试的第三名。

  刚进单位不久,恰好遇到98年最后一趟房改末班车。幸运地以极低的价格,买到了成都市中心离宽窄巷子只有50米距离的房子。

  前段时间,我的一位朋友恰好在我曾经的那套房子的同一幢楼里,买了套二手房,面积70平米,买成150万元,而且是因为对方急售,降价以求。我那套房子面积是65平米,那么如今卖价132万是起码的了。

  2001年,我和相爱8年的前妻离婚,本质原因是我从省级单位辞职,成天蹲在家里炒股和写一文不值的诗歌。起初她很支持,但半年后,她和一个身份尊荣的男士变得关系暧昧,我多次质问她,到底出轨没有?她说没有。

  可是,一闭上眼,一座五指山一般巨大的绿帽子,就在我头上浮动。我仿佛那不堪屈辱的悟空,而绿帽是如来的手,我预感到迟早没有能力阻挡。既然如此,不如跳出三界外吧,免得被压在山下五百年。

  ▲图片来源:《大圣归来》剧照

  于是,这个明明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灿烂前程的我,这个在世人眼里处于弱势而必将不敢反抗的我,却主动出击,坚定地要求离婚。

  由于是我主动要求离的,而且彼时并无任何真凭实据,更主要是,我那时依然深爱她,因此,当她同意离婚并提出,她给我4万元,我把房子全部产权卖给她,我同意了。

  她的娘家属于城市贫民,压根连2万积蓄都不可能有,我估计她拿不出4万,这也是我当时同意的一个原因。没想到,她却找大学同学刘艳,借到了4万元。于是,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办理离婚时毫无争执地把房产转让也办理了,这,相当于我的第一次卖房炒股。

  在那三年后,我偶然得知,那4万元房款,根本不是找刘艳借的,而是那个尊荣男士“借”给她的。我还得知,在离婚后大约一个星期,她就把我与她曾经的家彻底重新精装修,光那装修费,在2001年,没有六、七万估计也拿不下来。

  我心里非常难过,不是因为她向他借了钱,也不是因为她将我与她的家彻底推翻重装,而是因为,她那时明知道我有多么难,从1997年开始炒股,一直是亏多赚少,在2001年,我股市里只有5千来元,而且没有工作,我们曾那么相爱,如今即使要分开,她起码也应该心疼我,怎么能那样算计我?

  我是直到看透了她的算计,才永远地不再爱她。

  如今,她对我来说,完全是一个路人。

  多年以后,回忆过往,我发现之所以把房子给她,其实当时我有两个小算盘:

  一,尽管当时落魄,我内心却依然妄自尊大地认为,她爱的人是我,只不过8年时间已经使爱情变得平淡。离婚后让她尝到失去我的滋味,或许我们反而会破镜重圆。

  二,我那时很渴望有一笔资金炒股。1997年误入股市之后,一直跌跌撞撞,时赚时亏,将2001年时,只有5千元在账户里,多么渴望能有几万资金,让我一展身手啊。

  我甚至想,这4万元,我在股市里两年时间变成40万元,这该是多么大的一笔巨款,届时我风风光光地去找她复婚,房子也回来了,钱也有了,妻子经过了波折更爱我了,所谓一箭三雕,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于是,我把房子很轻松地就卖了。

  那4万元,被我旋即投入股市,适逢新股交大昂立上市。这只股票在当时,是具有高校题材的生物科技股。而当时市场热炒高校教育题材、生物科技题材。于是我在34元满仓买入。

  这笔交易本身,真不算什么大错,符合那时市场的热点。

  但我错在判断不出牛熊转折。

  那时,1999至2001年那轮牛市,正在转换为熊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置身其中,如同瞎子摸象,完全没意识到,A股历史上最长的一轮长达四年的阴跌熊市,正悄无声息而来。

  2005年998点的时候,交大昂立变为4元多,每股亏了30元,资金损失了90%,那4万元后来缩水成4千元了。

  我曾怨恨过交大昂立,但后来想,其实在2005年998点的时候,有太多太多的股票,都跌到2001年股价的10%了。我那时若没买昂立,买其他股票,结局也一样。

  又或者,我在那4年熊市里把股票换来换去,那么,可能连4千元也剩不了了。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卖房炒股,它让我明白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卖房之前,先辨牛熊。

  你若没有能力辨别牛熊,那么,千万不要卖房炒股。

  如果是在牛市末期、熊市初期卖房炒股。等待你的,一定是一场噩梦。

  卖房,唯一的时机,只能是熊市末期或者牛市初期。

  其实,要判别牛熊,是非常不易的。

  我,正是经历过深刻的教训,所以,对于如何判牛熊,有独到的见解,且远远比常人精准。

  而这,就是我如今敢于第四次卖房炒股的原因。

  如同那苦苦奔行在西天取经之路上的悟空,一次次地前功尽弃,一次次地被人误解。但是,我知道自己有火眼精睛。既然如此,又何必患得患失。且让我拿起金箍棒,且行且歌,走我自己的路。

  如此,而已。

  第二次卖房,2004年6月,房子73平方,卖价25万元。结局:亏掉99%。

  2001年离婚卖房后,我搬离了曾经的家,无处可去,那时大学毕业还不太久,习惯于回母校去逛,于是,在川大后门外的郭家桥,租房子住。

  那时,股票已经被套,身上现金很少,靠菲薄的稿费为生。于是,当过省级单位公务员,年纪轻轻就拥有过房子和妻子的我,只好在那种拆迁安置房里与房东合租。

  “郭家桥三号院”,是那片区域的拆迁安置房小区之一。这属于较早修建的安置房,6层楼,没有电梯,我在顶楼一个只有80平米的“小三室”里租了一间。主卧是房东,次卧是一对大学小情侣,第三间小房子,是我的。没有空调,很热,房租是230元每月,是当时在川大附近所能租到的最便宜的房子。

  我的绝大多数早期代表作,都在那间小房子里写成,用以熬过那些漫漫长夜。包括我后来获得2001年全国网络文学大赛第一名的长篇小说《秦盈》,也是在那间小房子里写成的。

  《秦盈》获奖,给我带来了声名和机会。我得以在2002年一口气出版了4本书,积攒了大约5万元版税收入和稿费。使我摆脱了最贫瘠的状态。

  我离婚、将房子低价卖给前妻,都是隐瞒着我父母做的。到了2002年春季,纸终于包不住火了,我母亲专门走路去我原先的住房,证实了那房子已经不属于我,母亲几乎哭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注:图文无关)

  为了让父母安心,我同意他们的要求:我自己出4万元,父母资助我1万元,付首付款,按揭在川大后门附近的“新时空公寓”,买了一套72平米的小两室一厅。那是2002年5月,我买成2100元每平。总价约15万多。

  之后,因为机缘巧合,我去了四川师范大学教书。终于每个月有了固定工资,但工资不高,仅供糊口及还按揭而已。几乎没什么余款,股票又已经深套,于是我干脆不再关注股市,只是隔几个月偶偶尔看看交大昂立的价格。

  到了2004年4月,我感觉股市已经跌得非常深了,媒体大幅渲染即将推出“中小板”,我在天涯论坛,看到许多网络大咖,强烈推荐“大族激光”,认为将是超级牛股。我看了推荐的逻辑,也颇为赞同。于是,萌生了卖房买大族激光的念头。

  那时,反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旦决定卖房,雷厉风行就行动了起来。我以23万元的低价在中介那里挂了单,中介当即就决定全款收房,并利用关系帮我提前还了贷款。大约只过了不到两周,房子就过户了,扣除偿还贷款的10万来元,我第一次手中有了13万元巨资!

  钱到账时,正好遇到中小板第一批八只股票上市,在报纸鼓吹之下,我高位杀进了大族激光与新合成。这两只票,经过10多年后证明,确实算是长线牛股。如果一直持有到如今,都是赚几十倍了。可是,在那时,缺乏鉴别长线牛股的眼光,也缺乏持股信心,都在短期暴跌后割肉了。

  一下子就缩水回10万以下。这之后心态就乱了,总想把卖房的钱扳本回来。

  而2004年6月到2005年6月,是那轮熊市最凶险的一年。许多之前几年没亏的老司机,亏在了那黎明前最暗黑的熊市末期。

  那一年,指数只是从1400点跌到了998点,不算很多,但许多股票腰斩再腰斩,甚至连续腰斩三次。

  我在那一年,短线操作频繁,把这10万元,亏成了大约1千元了。加上一直未动的交大昂立那4000元市值,在2005年最低点,我大约又只有5000元了。

  我的第二次卖房炒股,就因为提前动手了一年,导致了又一次挫败。

  这件事,血淋淋地告诉我,熊市哪怕已经跌了3年,许多股票哪怕从100元已经跌到了10元,但是,此时你卖房炒股,风险依然是巨大的,因为即便你10元满仓买入别人100元成本的股票,但这只票有可能跌到匪夷所思的1元去,那么,你尽管比之前那人每股少花90元,但你损失的程度,其实和他差别不大,他损失99%,你损失90%,你们的结局非常相似。

  这使我意识到,不能只看股票价格跌了很多,就去贸然卖房买股。而必须深刻地研究趋势,研究市场情绪,研究人心。务必等熊市末期,或者牛市已经到来。才去卖房炒股。

  我从未因以上两次卖房炒股失败了,就垂头丧气、妄自菲薄。

  花果山上,水帘洞中,悟空本可以潇潇洒洒,做他的世外野仙。可是,他选择了证明自我,大闹天宫。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那么,是福是祸,都交给天,又何须有太多的患得患失?

  第三次卖房,2012年12月,房子41平方,卖价32万元。结局:赚了30倍,但股灾没保住。

  2006年至2007年的牛市,我做得相当好。但是,2010年后,见股市没有机会了,于是我转战期货市场,损失很大。到2012年11月,我的账户里,只有30万了。

  在2012年11月,我有2套房子,1套因写有父母的名字,无法不经他们同意就买卖,于是,我把目光放在另一套我独自拥有名字的房产上。这套房子很小,只有41平米,地点在成都崔家店。我是2008年地震后抄底买的,买价16万,到2012年,已经可以卖30多万了。

  由于也卖得比较急,因此,实际成交价32万。其中也有一些贷款,归还贷款后,在2012年12月,实际到手20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注:图文无关)

  加上我本来的30万,重新有50万资金在账户里了,我靠着这50万,从2012年12月到2015年6月,利用全程一倍融资杠杆,做到了1600多万,两年半时间,赚了31倍。

  虽然说,股灾没能保住。但那属于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至少,在2012年12月,果断卖房炒股,这件事本身是获得了巨大增长的。

  当时之所以敢于卖房炒股,是看准了大趋势,看到了机会的降临。2012年12月,我在网站上看到著名的高手“职业炒手”,发帖提醒关注香港的房地产股。我一看,果然港股里的地产和银行股,涨幅不小了,而A股里的地产银行股,还没怎么动。于是我果断加大了卖房的决心,并靠着民生银行和保利地产,加上杠杆做,迅速从50万做到了近100万。之后,在2013年春季,又准确判断出了创业板的机会,坚信TMT结构牛市降临,满仓加融资做TMT类股票,获得了巨大资产增幅。

  在达到1600万后,2015年6月初,我经过两河森林公园那里的保利别墅区,看到在卖别墅,每幢400多万的样子。我差点下手买一栋。可又觉得,身边不少认识的人都是几千万身家,自己起码也要做到2000万之上才享受啊。一念之差,就继续过苦行僧似的生活。

  没想到苦行僧一当,就一直当到了今天。

  关于2015年的股灾,我写过很多篇文章,从不同角度,去回忆过那段日子。几乎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居高临下地对我说:你这种做法,必然就会跌回起点,如何如何。

  其实,没有那么多必然。如今时代,几乎每个成功者,都是经历过冒险一跃的。有的跃成功了,于是别人就说他一开始的每一步就是对的。而有的没越过最后那道坎,于是,别人说他一开始的那一步也仿佛是错误。但其实,真正理性思考的话,无非是时也运也罢了。

  白手起家的时代,每一个劫后余生的幸运儿,不过是在那惊险一跃中,恰好抓住了命运的橄榄枝罢了。

  我觉得我是一个足够理性,并且内心足够强大的人,因此,我从不人云亦云,也不因为股市暴跌最后的错失,就证明我2012年12月卖房炒股是错误的。

  换言之,假设你真认为我起初的卖房是赌,那么,2015年股灾里,如果我恰好买到停牌后复牌能不暴跌的股票,那么,我的资产就能保住,你还会认为我2012年12月卖房炒股,就注定了会是怎样的结局吗?

  无非,是人生的种种巧合与缘起缘灭罢了。

  正如悟空最终被如来所压,但是,你无法口口声声如预言家和道德家那般,说他上九霄揽月,下龙宫捉鳖是错误的,你也不能轻蔑地说,“这小子这么不守规矩,注定了要被压在五指山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抉择,悟空可以在当上齐天大圣后,对玉皇尔虞奉承,那么,或许他就能混得很好,而不仅仅是个弼马温。

  这世间,终究是凡夫俗子太多,总以事后的功利,来权衡一切。

  你们说悟空大闹天宫是错的,无非因他最终败于五指山下。

  然而,如果他闹天宫之后,及时迎合玉皇,吃香喝辣,甚至还能摸一摸嫦娥姐姐,是否你们就会不得不认为,他起初的大闹天宫,就是正确的了?

  我,这不甘于流俗的人啊!

  偶尔彷徨,但更多的是坚定。偶尔迟疑,但更多的是坚持。

  我相信自己从50万到1600万虽然最终也被灰飞烟灭,但那50万到1600万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教训,不会是一张白纸。

  它是客观存在过的历史,是证明能力的光标。

  我不辩解,也不埋怨,

  但我会把自信,化为如今之所以敢于坚持的基石。

  第四次卖房,2017年8月1日,房子70平方,卖价50万元。结局:未知,等候命运的裁决。

  2017年6月,我开始逐步认识到,蓝筹牛市已经降临。

  这可能是一次结构性的牛市,与2013年结构性牛市类似,但是,彼时是创业板牛市,而此次,则可能是大盘指标股的牛市。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决定再次倾力一博。

  此次,征得妻子的同意,将她的婚前房产卖出,并以我的婚前房产作为背书。本质上还是我卖出了自己的婚前房产。

  感谢妻子,支持我。

  感谢命运,让我再次站在起点时,还有房可卖。

  70平米的郊区房子,卖价50万,我已经于8月1日,全数投入了股市。

  不要问我今天它们是涨还是跌?

  我压根不关心。

  一个用生命来倾力一搏的人,一个因为相信自己看准了行情,并愿意为此埋单的人,一个有勇气在此时卖方炒股的人,他所图的,必然是一个蓝筹股的牛市,他所博的,必然不可能是一天两天的涨跌。

  因此,我怎么可能在意这些票,今天是涨是跌?

  我在意的是未来。是一年后它们能翻2倍还是3倍。

  如果我看错了蓝筹牛市,看错了资源+金融的长线主流地位,那么,说明我技不如人,理所当然活该承受再度破产,房子血本无归的悲凉结局。

  如果我看对了行情,那么,我根本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我,如何评说我。

  因为,我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你们,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下里巴人,都不过是我人生舞台的背景而已,和背景里的一棵树、一朵花,并无本质区别。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悟空,

  我们所走的路,其实都是去取西经的畏途。

  路长且阻,人生注定充满聚散离合。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不要太在意短期的得失,站高一点,看远一点,

  如果这条路注定能通往理想国,

  我们又何必在意多走一天,还是多走一月。

  来,悟空,

  饮尽这一杯苦酒,

  你将从此喜乐。

  雷立刚:并不主张每个股民都去卖房炒股

  8月8日,《我的4次卖房炒股经历》发布后的第二天,文章就上了腾讯新闻。随后,这篇文章在雪球投资论坛上,引发了146万阅读和2000条回复,之后又被其他一些媒体转发。

  昨天(8月12),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到了这篇文章的作者雷立刚。他表示,其实完全没有想到,前几天随意所写的《我的4次卖房炒股经历》,竟然会获得如此大的社会反响。

  雷立刚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曾在某省级机关工作,出版过文学作品,还得过巴金文学奖,在湖南电视台当过编导,在《科幻世界》杂志当过编辑,随后又在四川师范大学任教,如今专职炒股……每经记者:谈谈之所以卖房炒股,是如何看待现在的市场,对投资有怎样的看法和想法?

  雷立刚:首先申明,我并不主张每个股民都去卖房炒股,这是非常破釜沉舟之事,没有金刚钻,不可揽瓷器活。我之所以卖房炒股,首先,还是源于我有较高的炒股胜算,毕竟我在2006-2007年牛市,以及2013-2015年牛市,都靠自身实力,获得了几十倍的股市收益。这些,是我之所以敢于卖房炒股的大前提。

  其次,我在过去两年,一直低迷蛰伏,可见我并不认为2016年可以卖房炒股。

  2017年,4月以来,我积极做多雄安股,5月份及时撤离雄安股和次新股。在雄安股上的收益未回撤,并避开了次新股大幅下挫的风险。

  5月底,开始考虑半仓空翻多,6月中下旬,全面空翻多,积极拥抱蓝筹股,明确表达态度:众人认为蓝筹股见顶,而我认为蓝筹股还在山脚。但同时明确指出:要规避那些涨幅已大的白马股,而着眼于涨幅小的MSCI股。

  自2017年4月以来,我重整旗鼓专心职业炒股至今,4个多月取得收益率50%。

  有了以上正确率高的行为和判断,我才在2017年7月下旬,决定再次卖房炒股,说明我对市场做了审慎的观察,而且是理性的。

  每经记者:就在这个月,你又一次卖房炒股,这是基于你对未来股市的判断吗?

  雷立刚:既然卖房炒股了,显然我是看多未来两年的股市的。

  一,我认为楼市已经不可能承担资金蓄水池的作用了。因此,国家大力发展股市,是必然的方向。楼市里的投机资金无法增值,那么,至少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会流出,而社会上闲散的剩余资金也需要寻找增值渠道,国内的投资渠道又非常狭窄,最近两年打击资金外流越来越严厉,以上,从宏观上保证了股市必然有一波长线牛市行情。不要认为股市资金缺乏,其实是很多的,只不过目前处于牛市初期,大家都将信将疑,而且当下的股市还比较缺乏赚钱效应,导致社会资金并未大量流入股市而已。将来一旦股市涌现出多只大牛股,必然会树立赚钱效应,进而吸引社会资金潮水般涌入股市。

  二,未来的牛市,应该以蓝筹股为主要投资方向,重视业绩,重视2013-2015年牛市里被忽略的股票,如保险股、资源股、化工股。这有两个原因,原因1:每一轮新的牛市,主流品种往往是上一轮牛市被忽略和边缘化的品种。因为这一类品种,套牢的散户少,筹码易于集中到机构囊中。而散户普遍被上一轮牛市洗脑,顽固地坚持上轮牛市的主流品种。这给了机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机会。原因2:看好保险股,是看好中国资产的增值保值,看好资源和化工股,是看好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相关行业景气大幅提升,业绩大幅向好。今年,化工股的业绩已经大幅向好,大部分从丑小鸭华丽变身为绩优股了。而明年,有色、煤炭股也将业绩大幅变好,成为绩优股。

  雷立刚不仅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的采访,还专门重新写下这段总结性文字:

  我在文章中只是简要地说了一下,其实,我真实的投资经历,比文章中所写的更传奇。

  2006年1月~2007年9月那轮牛市,我曾获得二级市场100倍收益。

  说起来很吓人,但其实也简单,2006年1月,作为一个穷教师,我只有1万元积蓄。于是我想尽各种办法,借到了10万元的短期借款。然后,把这11万,都投入了股市。相当于1:10的杠杆!

  由于看准了行情,11万在两个月后,做到了28万,我立即归还了借款,自己剩余了18万。实现了从只有1万元存款,陡然拥有了18万元的量变。

  之后,到2007年9月牛市顶峰,达到了100万。

  这就是我在那轮牛市里,从1万变为100万的100倍传奇故事。

  庆幸的是,我在2008年熊市里,并未亏损,而且炒南航权证,还赚了30万,所以2008年我依然是盈利的。

  就在我得意时,发现股市自2010年后,就无法操作了,于是我去炒期货。

  结果亏到只剩30万。于是我在2012年12月,才会第三次卖房。

  2012年12月到2015年6月,我30万加上卖房后到手的20万,共计50万,到2015年6月,做到了1600万。

  那轮牛市,我全程使用了证券公司的常规1倍杠杆融资,而且是最早吃螃蟹使用融资的那一批大胆的人。

  2013年抓住了创业板和TMT的机会。2015年抓住了一带一路的机会。

  所以获得两年半时间31倍的收益。

  然而不幸的是,我在股市暴跌时爆仓了,只剩下不足100万元。

  未曾长夜痛哭,不足以语人生。我不想抱怨什么,也不自怜自艾。

  低迷了两年之后,2017年4月,我开始做微信公众号,很快,我的公众号就获得了大量的读者。

  仅仅4个月时间,公众号关注人数,达到了接近6万人。

  一个自媒体公司的主编告诉我,他们的公众号做到6万关注者,花了整整2年时间。

  所以,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同时,这或许也是每个自强不息的人,都应该获得的岁月的馈赠。

  人们常说,出名要趁早,我在年轻时,曾有过相当出名的阶段,但我过于任性地把那些都丢弃了。

  如今,我已经不再年轻,出名对于我的意义,已经大幅下降,我的年龄和精力,都已经使声名对于我的效益变得远不如年轻时有价值。

  我之所以继续坚持开公众号、坚持又一次卖房炒股,最大的原因,是我想证明一件事情:

  人不自弃,则天不弃之。

  我愿意作为一个范例,给将来如我一般到了40多岁依然在世俗眼里并不成功的人们,一个继续努力的样板。

  给无背景、无关系,但又不甘平庸的人们,一个奋斗的同路人。

  给所有依然心存梦想的人,一个继续坚持梦想的理由!

  (本文不代表每日经济新闻观点,入市风险自担)作者简介:

  财经作家雷立刚,70后代表作家之一。

  四川大学法律系毕业,考公务员进入某省级机关工作5年,之后辞职从事专业文学创作。

  之后,开过酒吧,当过湖南电视台编导、《科幻世界》杂志编辑。后来通过全省公开竞聘,进入四川师范大学基础部工作,任《中国文化史》讲师。2012年起,辞去一切社会职业,隐居从事职业炒股至今。

  出版有七本著作。主要有:

  《秦盈》获德国贝塔斯曼华语文学大赛长篇第一名,《曼陀罗》获第八届巴金文学奖,

  《宣传部来了个年轻人》获“99读书人网”世界文学之旅大赛长篇金奖,《小旅馆》获天涯2012年度文学大赛第二名,

  《野出租》获2012年网易原创文学月度之星,并改编为网络大电影获选参加韩国国际新媒体电影节。

  2013年之后主要从事财经文学的创作。所著长篇《万物枯荣:一个普通中国股民跌宕起伏的人生》在股民中获得广泛好评,被许多人认为是迄今国内最佳股民小说,并于2014年发表于国内权威期刊《当代》杂志,是《当代》刊发的为数不多的炒股小说之一。

  2016年创作的长篇纪实连载《亲历股灾前后五年:勿忘心安》在网络上获得上千万点击量。

  2017年正在连载的长篇小说《炒股犯》在雪球、同花顺、京东股票、天涯、淘股吧均赢得极高赞誉,被长期置顶推荐,好评如潮。

  每经编辑 王嘉琦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大佬们齐聚这场盛会,但库克的一…
大佬们齐聚这场盛会,但库克的一句话让人警醒…

库克:我并不担心机器人会像人一样思考,我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央行银监会动手,现金贷好日子到…
10句话看懂特朗普“减税方案”…
钱紧!从首富到老百姓借钱越来越…
A股市场年末反弹是否值得期待?…
中产阶层正在缩小?
更多>>热门资讯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城市发展当中,各地如果能够实事求是的去发展,未来带来的是契机,如果不能实事求是的发展,对未来来讲应该… #谭雅玲

从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看移动互联…
景平:川藏需建立统一大产权市场…
谭雅玲: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三…
李开复的启蒙人教你创业如何选人…
李开复:先参与创业再主导创业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情报站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tag\/lists-956.html","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4\/07\/b\/53c38ca940df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