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实验室解散,“慢创作”与“赚快钱”的悖论

“信仰手艺,讲述最好的非虚构故事。”这般介绍自己的“ONE实验室”,解散了。

  财富成都热点关注(作者: 娱乐独角兽 )“信仰手艺,讲述最好的非虚构故事。”这般介绍自己的“ONE实验室”,解散了。


  2016年1月,获得华创资本6000万元A轮投资的ONE,如今却将旗下风头正旺的“ONE实验室”给下架了。这个隶属于韩寒亭东文化旗下的特稿业务“实验室”,从今年1月5日宣布成立,到如今宣告解散、旗下特稿记者全部离职,前后不足一年。

  在“ONE实验室”被爆团队解散之初,业界一片哗然。从诞生之初便自带光环的“ONE实验室”为何说散就散?这背后是非虚构创作市场“唱衰”,还是资本“赚快钱”的真相?

  “特稿作者梦之队”说散就散,可非虚构创作却方兴未艾今年1月5日,“ONE实验室”正式宣布上线。其上线的第一部作品《飞越十三号室》,是一部讲述杨永信和临沂网戒中心的故事,该文章在微博上的阅读量已超过159万。

  作为韩寒所创亭东文化旗下专门生产非虚构故事的团队,“ONE实验室”的风格明显区别于它的兄弟姐妹,即主打文艺风的阅读类APP“ONE”(一个),以及微信公号“ONE文艺生活”。更难能可贵的是,在“ONE实验室”组建之初便汇集了国内最优秀的非虚构写作者。

  大三便创作出《少年杀母事件》的林珊珊、阅读量超过3000多万的《太平洋大逃杀》作者杜强、曾获2015年腾讯传媒“年度特稿”奖的《大兴安岭杀人事件》作者魏玲、写下《北京零点时》的王天挺……他们有的少是成名,有的大奖加身,在国内少之又少的非虚构写作者群体中出类拔萃,被称之为“特稿作者梦之队”。

  当然,最吸引眼球的还是那两个中国最会写特稿的男人。

  “相信这是一个内容带来利润的小小创举。”在朋友圈留下这句话后,被称为“国内特稿教父”的李海鹏便从《时尚先生》走进了韩寒的有树(亭东)文化。

  而后加入的林天宏,则是李海鹏在《人物》杂志多年的搭档。被奉为业界最会写特稿的两个男人,一个担任首席内容官,一个协助管理ONE品牌的整体内容业务,以及影视项目的前期故事与剧本开发。

  “《太平洋大逃杀》之后,ONE实验室作品《生死巴丹吉林》也将改编成电影了。”这个由ONE 实验室作者杜强所创作的故事,曾参与《烈日灼心》、《闯入者》等影片制作的美术指导娄磐拍摄为电影。

  遗憾的是,ONE实验室微信公众号自7月20号发布了这个好消息后,便再无更新。近日,李海鹏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确认“ONE实验室”解散,而他本人也将离职。

  “ONE实验室是未完成的梦想,也是非常美好的回忆。”作为“ONE实验室”的负责人,林珊珊也在朋友圈留下自己的感想,还表示,“非虚构故事自有巨大的价值和魅力,小伙伴们还会在一起,还会继续写。”

  作为非虚构创作领域的标志性组织,当初被资本看好的“ONE实验室”以及它的非虚构故事,却为什么拥有如此短暂的生命?

  非虚构创作:西方血液下的中国土壤

  据业内人士分析,“ONE实验室”停摆的背后,与非虚构写作的产出效率低、变现困难大密不可分。那么,究竟什么是非虚构创作?

  广义上说,一切以现实元素为背景的写作行为,都可以称之为非虚构文学创作(写作),而这一概念最初源于西方文学界。

  诞生于美国上世纪60年代的非虚构(non-fiction),初见于美国作家杜鲁门·卡博特1965年发表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冷血》。作者将新闻报道与小说创作的写作技巧相结合,用一种全新的文学手法将一出真实的灭门血案铺展开来。

  这种新闻创作手法一时间备受追捧,随着诸多优秀作家的投身其中,非虚构也逐渐发展成熟。相比西方,中国的非虚构写作则起步较晚。

  据资料显示,1998年,《南方周末》率先尝试,2003年,《南方周末》创建“记者观察”版,组建了第一批特稿团队。李海鹏的《举重冠军之死》被认为是国内第一篇真正的特稿。

  2010年,《人民文学》开设了“非虚构”专栏,随着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梁鸿的《梁庄》等作品的诞生,国内的非虚构写作一步步拓宽了市场。

  2015年各非虚构创作平台陆续诞生。4月份,界面“正午故事”正式上线;8月份,网易的“人间”;12月,腾讯的“谷雨故事”……非虚构作品迎来了更大规模的创作与传播。

  在非虚构成为市场“宠儿”之际,诸如《中国青年报》、《南方人物周刊》、《人物》、《智族GQ》、《时尚先生》等诸多老牌杂志相继入局非虚构创作领域,并产出了诸多高质量的非虚构作品。

  非虚构作品如何变现?目前来看,非虚构作品的商业价值只有进入影视开发环节才能得以体现。但从创作故事到开发再到实现盈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资本所追求的却一向是速度。

  非虚构“慢创作”和资本“赚快钱”的相悖论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内容为王的今天,市场和资本对好的内容愈加重视,变现渠道也在不断开拓。可非虚构作品却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创作难、变现难。

  市场总在谈论商业模式,可要想有商业模式可寻,必须要先达到工业化的水准,才可能去谈商业模式,尤其是像电影和写作这样的“手艺”。非虚构作品的变现模式并不成熟,无论是市场还是资本本身都还比较稚嫩。

  非虚构创作领域目前唯一能实现的商业模式,只有影视改编与内容付费。可从“ONE实验室”组建后产出的稿件数量来看,并不足以支撑整个它去谈变现。

  纵观“ONE实验室”微信公众号,除了团队成员在前东家的旧作外,只有10篇原创的非虚构特稿。且在这几个作品中,尚未有10万+的现象,阅读量上万得作品只有5篇,只是总篇数的二分之一。

  特稿虽然影响力大,口碑好,但难写又难变现,动辄耗费数月,记者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辗转多地并采访多人。《大兴安岭杀人事件》的作者魏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透露,一篇万字以上的特稿,从选题到采访再到最后的写作,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

  “ONE实验室”团队作者杜强早前被乐视影业以百万价格买入的《太平洋大逃杀》,是杜强在《时尚先生Esquire》时期的作品,取材于2010年底“鲁荣渔2682号”渔船上11名船员杀害另外22名船员的真实命案。这篇文章在微信平台的总阅读量高达3000万+,新浪微博评论10万+,当初赢得了阿里、博纳、乐视等数十家影视机构的购买意向。

  但放眼整个市场,像《太平洋大逃杀》这般幸运的作品,凤毛麟角。毕竟只有出售版权和影视改编这条路可走的非虚构创作,变现模式太过单一,且非虚构创作的一切都建立在故事的基础之上。

  作为最核心的部分,一个好故事的诞生无疑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而这与资本所追求的“效率”恰好相悖。或许正应了好莱坞知名编剧罗伯特·麦基《故事》中的一句话:

  “对于能够讲述优秀故事的作家而言,则是一个卖方市场——曾经是而且永远是。”

  来源:创事记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ONE实验室解散,“慢创作”与…
ONE实验室解散,“慢创作”与“赚快钱”的悖论

“信仰手艺,讲述最好的非虚构故事。”这般介绍自己的“ONE实验室”,解散了。

一家网红店是如何死掉的?
娃哈哈帝国为何陨落
创业启示:2016年企业阵亡最…
东芝败局:重大业务选择一错再错…
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已倒下!
更多>>热门资讯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教训

书生造反,十年未成。在很多人看来,方兴东未能最终成就惊世伟业,博客网成为一个10亿美金的教训,很大程…

鞋业电商“太美”:如何从巅峰走…
屌丝创业失败:主要问题是不懂市…
硅谷屡败屡战创业者为何选择轻生…
江南春O2O媒体帝国梦的探梦之…
家居建材连锁巨头东方家园缘何早…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情报站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tag\/lists-956.html","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4\/07\/b\/53c38ca940df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