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陶华碧:我不坚强就没得饭吃

“人的一生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多,但是我不怕。别人眼里,可能认为我孤儿寡母能做什么?但是我就是要拼下去。

  财富成都智库力荐( 孙允广  正和岛)这个世界上,明星企业家有很多,而命运起点最低的只有她一个。

  陶华碧,“老干妈”的创始人。
  她出生在一个人口众多的贫困家庭,20岁结婚,没过几年好日子爱人就病故,留下两个儿子由她照料,独自一人支撑整个家庭。
  这个一穷二白、负债累累的单身弱女子,从最小的生意一步步做起,摆过地摊,卖过米豆腐、凉粉,开过小饭馆,盘过小食品店,开过作坊式的小工厂……
  她经历了种种心酸,一生无比坎坷。最终,凭借5元一瓶的辣酱,做到了68亿的身家。
  陶华碧说:
  “人的一生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多,但是我不怕。别人眼里,可能认为我孤儿寡母能做什么?但是我就是要拼下去。否则,你吃不上饭,人家笑话你……
  这个过程我觉得好累,但也过来了。人在世界上就是要活得有意义,把一切时间都抢过来。”
  陶华碧告诉年轻人:
  命运给你一个比别人低的起点,是想告诉你——让你用你的一生,去奋斗出一个绝地反击的奇迹。
  这个故事,关于独立、关于梦想、关于勇气、关于坚忍。
  作 者:孙允广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你不勇敢,没人替你坚强
  陶华碧,1947年出生在贵州省永兴镇的一个农场里。
  她是家里的老小,上面有7个姐姐。本来家里是希望添个男丁的,结果又是一个女孩。不过,父母虽然有点小小的失望,但对她还是有爱的。
  贫穷,是那个年代的“主旋律”。
  小的时候,她经常饿得浑身发抖。父母供养8个子女吃饱穿暖已经很费力气了,何况供她们读书。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饥荒岁月里,陶华碧学会了挖野菜,吃植物的根茎,用仅有的一点口粮,调成“美味”的食品。因为姐妹众多,陶华碧每一年的衣服都是姐姐们剩下来的,每年大年初一,全家才能吃上一顿肉。
  为了提高味蕾感受,陶华碧去山里采一些特殊中药材,用自家的辣椒,酿制成一种天然风味辣椒酱。姐姐们吃了都赞不绝口,父母也刮目相看。
  童年虽然辛苦,但也是美好的。陶华碧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持“苦中求乐”的能力。这种能力,在后来触发了一个弱女子最强的斗志,成就了日后大名鼎鼎的——“老干妈”。
  20岁时,陶华碧嫁给了地质队的一个会计,并且有了2个可爱的儿子。
  命运好像突然眷顾了她,向她悲苦的人生中,注入了一些甜。岂知,上天只是给她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没几年,丈夫就患了重病,而两个儿子还小,要读书,要吃饭。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没有正式工作的陶华碧,人生跌入了谷底。
  正是在夫妻你侬我侬、恩恩爱爱的时候,她却以泪洗面。
  爱人的病痛折磨着她,她内心如火焚烧。爱人曾经一度想放弃自己的生命,不想成为她的累赘,陶华碧握着他的手告诉他——有她在,这个家就不会坍塌。
  他点了点头,心如刀割。
  因为当时,陶华碧的爱人每月工资只有30元,这点钱要治病,还得养育孩子,供孩子读书。
  于是,陶华碧在爱人有点好转的时候,告别家人,毅然背井离乡,去了遥远的大都市——广州打工。
  为生活奋斗,永远不可耻
  世上最近、也最远的距离,就是人心与人心的距离。
  在外打工,自然要适应人情世故,忍受不得已的委屈。陶华碧每一餐都舍不得买菜,带着自己酿制的辣椒酱,就着馒头填饱肚子。
  她也会把辣酱带给一些像她一样舍不得买菜的工友。工友们每次都说好吃,陶华碧跟工友们相处得很愉快。
  但最让她挂念的,还是家人:2个儿子长得和她一般高了,能不能吃饱饭?爱人的病有没有好一点?家里的钱够不够花?
  然而,让陶华碧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爱人由于病情加重,撒手人寰,离开了人世。两个孩子没人照料,她回到了家,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一个弱女子,2个幼稚的儿子,构成了一个“新”家。唯一能给陶华碧安慰的人走了,她甚至一度想跟着他去。
  有一个名人说过,死容易活着难。陶华碧不能死,孩子们还需要她的抚育,需要读书,需要吃饭,也需要享受玩具和零食。
  当时的条件下,陶华碧从来没说过一句让孩子退学不读书的话。
  她去摆地摊,做各种买卖。一大早要去进货,中午不能睡觉,晚上很晚才能收摊。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只要能吃得饱饭,交得起学费,她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
  没有生在豪门深院,没有锦衣华服,没有36层被子下,那颗豌豆也能感知的公主做派,她双手洒下的是汗,双脚走过的不仅是土地,也是人生。
  最让陶华碧欣慰的是,贴在墙上小儿子的奖状,那个红艳艳的“奖”字,是她心中的太阳,是她的希望和慰藉。
  街边的商贩都认识她,路上的行人也认识她。她买菜,3毛钱进的黄瓜,别人卖一块,她卖5毛。她于心不忍,觉得赚钱要厚道,不能赚的太狠。于是回头客越来越多……
  可就是这样,仍然让她们一家过得入不敷出。
  有人劝她改嫁,但她觉得,爱人走了,没有人可以替代。除此之外,她不愿意把爱人肝病欠下的几万饥荒,摊在别人头上;更何况,两个儿子还在读中学,距离大学毕业还有好几年,这不明明去堵人家的嘴吗?
  于是,陶华碧对劝她的人说:“如果嫁人,先把我两个儿子供出来再说。”
  就这样,陶华碧一个人坚忍了10年,自己可以吃不饱,孩子不能吃不饱。
  明朝大臣于谦有一首诗:“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练摊丢人吗?对于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女子,只要清清白白靠双手挣钱,就不丢人。
  其实在现实中,演员梁家辉、周星驰、刘德华等,在他们没有出道以前,没戏拍的日子,也曾在铜锣湾的百货商店门口摆地摊,甚至还被警察追的满街跑;也曾早上挑水,晚上洗碗,走街串巷卖指甲钳等……
  再大的明星们,也都感受过人生窘迫,感受过世态炎凉。练摊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好逸恶劳,可耻的是贪婪懒惰,可耻的是坑蒙拐骗。
  在这人生百态中,最可贵的,就是为生活奋斗的拼搏精神。
  逼自己一把,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有一天,陶华碧去一家小饭店吃冷面。
  小饭馆里人流稀稀拉拉,很冷清。陶华碧跟女老板说:“妹子,给你说句实话,你这面做得不够地道。”
  老板觉得陶华碧是个牛人,就希望她能给饭馆送凉面和凉粉。陶华碧想了很久,觉得练摊也不赚钱,不如送凉面,帮了别人也帮了自己。
  这一送不要紧,连同她亲手炸制的辣椒油,伴着凉粉,吃起来十分地爽口,人们越来离不开她的辣酱。
  需求量越来越大,陶华碧累倒了。饭馆里的客人,那天却因为没有吃到她的辣椒酱,抱怨不已。
  老板把这事告诉她,她淡淡地笑了笑。那时候的她,从未想过自己将来可以靠着这个,成为贵州首富。
  后来,一个曾经帮助过她的,航天器材学校的杨老师跟她说:“你开个饭店吧,肯定比给饭店送凉粉有赚头。”
  陶华碧有点犹豫,毕竟,她卖菜、背井离乡地打工,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真的让她开一家饭店,她心里有点发怵。
  杨老师劝她说:“现在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你一个人拉扯2个孩子不容易,给人家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我相信你能行。”
  陶华碧被说动了,她想,人生已经这么糟糕了,大不了失败了重来!
  1989年,她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用四处捡来的砖头盖起了一间房子,开了家实惠饭店,专卖凉粉和冷面。
  几张桌子,几把椅子,一口锅,一些碗筷,这就是陶华碧的全部家当。这一年,她42岁。
  彼时的陶华碧,还没有坐拥几十亿的产业,她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拥有一辆A8888牌照的劳斯莱斯。
  那时候,她的全部家当,连劳斯莱斯的一个车轮的都不值,她那简陋的棚子,就是她养家糊口的避风港,是她安身立命的一个小家。
  陶华碧做生意,最讲究“实惠”二字。同样是卖凉粉冷面,别人家的凉粉冷面都不足一碗。陶华碧的碗比别人的大,分量足足有满满一大碗。
  路过的司机饭量大,在别处吃不饱,而在她这里能吃得很饱。她自己研制的辣椒酱,麻辣麻辣的,让人难忘。
  有些人劝陶华碧:“你傻呀,别人挣得比你多,你还给的分量那么足,你这不是赔本赚吆喝吗?”劝她做生意不能这么傻,得圆滑些,否则挣不来钱。
  她就像一头倔驴,别人根本劝不动。她说,我就是这种人,你让我不给足分量,我做不到,不免费赠送辣椒油,我更做不到。我就是不挣钱,也得让人家吃饱肚子。
  于是,生意越来越好。大家都说:“实惠饭店,就是实惠。”
  命运总会在最艰难的时候惠顾你
  虽然人流量大,但陶华碧因为利润微薄,仍没赚到钱。
  她的饭店挨着一个学校,一些学生经常来这里吃饭,陶华碧对待这些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些学生当中,有一个叫欧阳梓刚的学生,学会了打架斗殴,不好好学习。陶华碧想,一个孩子就像小树,长歪了,这辈子就完了。
  每次梓刚来吃饭,陶华碧都教育他一番,说“孩子啊,你现在不好好努力,以后怎么考大学?考不上大学,以后在社会上难立足呀!”
  但梓刚对这些话根本不为所动。
  后来,陶华碧才了解到,梓刚家里非常穷,弟兄们较多,父母整天忙着种地讨生活,根本没心思管他,就连梓刚的饭费,父母都拿不出来。为了吃饭,梓刚就在同学中充老大,一些家境好些的弟兄,就支援他两块钱,才能维持生活。
  陶华碧知道后,眼眶湿润了,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自己姐妹八个吃不饱饭的情景。
  她这辈子最见不得别人受委屈,尤其是在吃饭上受委屈。
  于是,以后每次梓刚来吃饭,陶华碧都不收他钱。梓刚慢慢被感化了…
  有一天,梓刚吃完一碗冷面后,忽然叫了陶华碧一声“干妈”。由于欧阳梓刚在学校里颇有人缘,他的那些朋友们,也都跟着叫起来。
  陶华碧的店,就像这些孩子们的家,每次她都叮嘱他们要好好学,忘了带钱就让他们赊账,忘了还钱她就不要了。有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衣服破了,膝盖露出来了,还会忙里抽闲,给他们补上衣服上的洞。
  梓刚开始发奋学习,他说:“我不能对不起我干妈,等我有出息了,一定让干妈的饭店成为贵阳最大的饭店,再也不是这种石棉瓦搭建的棚子。”
  后来,梓刚成为贵州长顺县的政协委员,某茶叶公司的副经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干妈”已经不再需要盖奢华的饭店了,“老干妈”成为贵州省首富,年产值68亿,一年纳税5.1亿。
  因为乐善好施,慢慢地,“老干妈”的名声,传出去了。
  周边的吃不上饭的孩子,都来这里蹭吃蹭喝。因为她炸的各种辣椒油、腐乳、豆瓣酱等好吃又不收钱,只有冷面收钱,一些精明的学生,来了店里不买冷面,拿着馒头蘸着辣椒油白吃来了。
  陶华碧看了,从来不责怪他们,他们都叫她“干妈”了,她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不久,龙洞堡附近的环城公路开通,司机们频繁光顾“实惠饭店”,陶华碧忙的不可开交,客人们只要吃一口她的辣酱,就忘不了这个味儿,还经常顺手牵羊带走一些辣椒油佐料。
  “老干妈”白天要做凉粉冷面,晚上炸辣酱,快要累垮了。别人劝她不要免费赠送辣酱,但她不听,觉得人家爱吃,不给人家不好意思。
  事情发生地很突然:
  一个星期天,学生们都回家了,客流量不大。
  陶华碧决定去别的饭店看看,她走过了一家又一家的饭店门口,发觉他们的生意都不错。
  尤其令她震惊的是,她看到那些饭店里的调味佐料,竟然都是自己平日里免费赠送的,是这些小老板托人在她那悄悄拿回来的。
  陶华碧心想:“我说饭店的辣椒油怎么总不够用呢,原来供着这么多的饭店呀。”
  这些小老板们,看到陶华碧洞察了他们生意兴隆的秘密,有点不好意思,就笑嘻嘻地建议说:“你趁早开一家调味店得了,省得我们整天派人去你那拿辣椒油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啊!”
  陶华碧陷入了沉思…
  从一穷二白,到贵州首富
  陶华碧最后终于下了决定。
  1994年,“实惠饭店”改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专卖辣椒酱。这就是老干妈的雏形。
  2年之后,她才有信心。1996年,她借用当地村委会的两座房子,雇了40个工人,开了第一家工厂,名字就叫“老干妈辣椒酱”。
  那个年头,中国市场“三角债”泛滥:你欠我,我欠他,他欠别人…无限循环,无数个死结。很多企业都被拖垮了。
  “老干妈”做生意,坚决不欠债,她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陶华碧说:“我欠别人的钱,不还钱一天也睡不着。所以,我无论到了何等境地,我都不欠钱。当然,别人也不能欠我的钱。”
  这其实是她当年过苦日子时,留下的深刻影响:
  当年,爱人去世后,陶华碧和婆家人住在一起,婆家也不宽裕。由于爱人的病拉下的饥荒,婆婆担心债主上门讨债,和她断绝了来往。
  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日子,曾让陶华碧痛不欲生。
  亲戚们都有难处,谁也不会帮助这一家孤儿寡母。为了不被婆家嫌弃,她抡过8磅重的铁锤,背过黄泥巴,背100斤赚3毛钱。
  那些债务,是陶华碧后来做生意一笔笔还完的。
  此后,陶华碧就暗暗发誓:“以后不论多苦多难,都不欠别人一分钱。”她这辈子,都不想过那种被人索债的日子了。
  “老干妈”的生意越来越好,因为她很懂得把控质量的重要性。
  为了保持味蕾的敏感度,她平时不敢吃油腻和口味重的饭菜,总预备着一杯凉白开,辣酱做好后,她喝一口白开水,嘴里没有了任何味道,才舀一点辣酱,亲自尝试。
  因为长年尝试辣酱,她的口腔溃疡很严重。
  有次面对记者,她想起自己受的苦,止不住哭了。她说:
  “我有钱了,可是你知道这是什么代价换来的吗?这两年,我由于尝辣椒,嘴里上火、溃疡、被烫伤,从来没好过。现在每天只能喝稀饭。
  我多么羡慕你们。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吃碗真正的饭。我想吃饭,我也是个正常人啊!”
  吃得“辣中辣”,方为人上人。陶华碧尝尽了人世间的辛酸苦辣,又亲自尝辣椒够不够辣。上天好像把所有的苦都给了她,她不畏惧、不躲避、勇敢迎接挑战,终于把“老干妈”发扬光大了。
  “老干妈”的价格8元一瓶,10多个品种中,最高也没超过12元。
  这个价格,算下成本,利润很薄。因为陶华碧觉得,自己从苦日子里过来,她制作的“老干妈”,要让穷人吃得起,还要吃得好。
  后来,无数模仿者也切入辣酱市场,甚至包括资本雄厚的大企业,但都轮番败下阵来。因为这个价格,陶华碧说:“比我价高你没市场,比我便宜你白忙活。”
  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不逃税!
  “老干妈”甚至不打广告,几十年坚持老包装,就是为了省下一些包装设计费。别人劝她说:“老干妈”这么热销,消费者认可这个品牌,物价又飞涨,不会有人在意加价1元的。
  陶华碧说:“我做到今天不容易,我不能昧着良心挣钱,该是我的,我不会放弃,让我多要,我做不出来。”
  就是凭着这股执拗劲,像阿甘一样,拼命奔跑。
  最后,“老干妈”做成了调味品行业的龙头老大,一度市场占有率超过90%。产品卖到了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韩国等30多个国家。
  在美国,“老干妈”一瓶80元,老外都要排队买。
  如今,她靠着这一瓶瓶辣酱,用了20年时间,把40人的小厂,办成了5000人的大厂,解决了550万户农产品销路问题,每年缴税5.1亿元。
  由于连续3年一共上缴税款18亿,当地政府奖励她一辆A8888劳斯莱斯轿车车牌。但尽管有了豪车,她依然习惯出门坐公交,吃饭吃粗茶淡饭。
  2015年,“老干妈”身价68亿,成为贵州首富,她的名字连续数年被列入胡润富豪榜。
  这是一个命运起点极低,却绝地反击,成就一番“霸业帝国”的故事。
  所有的苦难都不必理会,剩下的交给时光
  也许,只有苦难,才是见证辉煌的勋章。
  每一个强大的人,都有过一段没人帮忙、没人支持、没人嘘寒问暖的日子。过去了,这就是你的成人礼;过不去,求饶了,这就是你的无底洞。
  一个不努力的人,别人想拉你一把,都找不到你的手在哪里。
  陶华碧之所以成为很多人的指明灯,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去努力,而是努力了,才看到希望。
  而对于财富,陶华碧也很务实:
  富有不是你赚了多少钱,而是你能剩多少钱。
  如果一个人住高级别墅,吃山珍海味,却举债千万,那不叫富有。
  真正的富有就是你住在破旧的屋子里,有存款有余额,不担心债主上门,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有钱。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命运也许不曾厚待过你,但永远不要放弃在黑暗里摸索光阴,在绝望里寻找希望。
  因为生活给了一个人多少磨难,日后必会还给他多少幸运。
  为梦想颠簸的人很多,不差你一个。如果坚持到最后,你就是唯一。
  本文参考华文出版社出版,张立娜著《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我不坚强,就没得饭吃》。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老干妈”陶华碧:我不坚强就没得…
老干妈”陶华碧:我不坚强就没得饭吃

“人的一生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多,但是我不怕。别人眼里,可能认为我孤儿寡母能做什么?但是我就是要拼下…

陈欧做错了什么?
他快60岁了,卖鸡汤年赚30亿…
从赤脚医生到杰出女企业家,她靠…
周鸿祎不甘心
25年,从0到200亿!
更多>>热门资讯
唐宁和他的宜信帝国
唐宁和他的宜信帝国

财富成都读者分享:上万名员工,上百亿借贷,唐宁短短六年间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宜信帝国。他迅速扩张的秘诀是… #宜信

王小川:不走寻常路的“大师兄”…
美图秀秀吴欣鸿:从千万小子到亿…
马云、刘强东,中国梦的两个范本…
“万岁”宗庆后:彻头彻尾的实用…
史玉柱:老兵离开,但不会凋零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融媒体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