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2017钱将流向哪里?

我们一定要拒绝舒适感,拒绝之后会很焦虑,产生不适感。有了不适感,你才会愤怒,才会反抗。

  财富成都智库力荐(作者:吴晓波)我们对2016年的第一个预见是中产消费元年的到来,这件事在2016年变成了现实。我认为2017年它会由元年的萌芽状态渐渐成为主流,这个主流不仅仅是消费、产品方面的变化,它有可能是橄榄形中间的数以亿级的中产阶层的扩大。


  有一个新闻客户端,知道你喜欢什么东西,并且不断向你推荐你喜欢的东西,这时你会感到非常舒服,但也是你要警惕的时候。

  我们一定要拒绝舒适感,拒绝之后会很焦虑,产生不适感。有了不适感,你才会愤怒,才会反抗。

  2017年很可能是让你产生不适感的年份,这是好事儿。我们会面临一个非常陌生的年份,甚至比2016年更让我们陌生,这份陌生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2017会发生哪些新的变化呢?

  预见一:新锐中产渐成主流

  我们对2016年的第一个预见是中产消费元年的到来,这件事在2016年变成了现实。我认为2017年它会由元年的萌芽状态渐渐成为主流,这个主流不仅仅是消费、产品方面的变化,它有可能是橄榄形中间的数以亿级的中产阶层的扩大。

  当这些人不断增加时,这个社会改变的不仅仅是消费观,它会改变什么呢?会改变审美,会改变价值观,会改变这个国家很多的公共问题,甚至改变我们对“公平”这两个字的理解。当新锐中产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流时,中国将出现新的增长点。

  今天我们这个国家,在主流社会中有60后、70后、80后、90后,不同年龄的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认为要理解2017年的中国,就要来了解统治中国社会的这四类人。

  60后已经从中国产业经济的创业一线大规模退出,这是一件让人很纠结的事。中国2000位富豪的平均年龄是53岁,集中出生在1963年,在互联网行业、信息行业中,他们是最焦虑的群体。2017年他们会退出一线舞台,交给80、90后,成为80、90后的投资者。

  他们是未来投资的主力人群,因此60后的投资观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事情。

  对于70后,我们要关注的是消费观。今天中国的汽车、服装、娱乐、电影,很多观念是由70后主导的。

  而对于80后呢,要关注的是80后的审美观。80后正慢慢走到舞台的中央,他们现在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的中层干部主力人群,所以他们的审美观在定义中国的文化是什么,中国的消费是什么。

  再来就是90后,90后是中国过去100年以来第一批在和平时代和物质丰裕年代出生的人,他们成长在一个互联网化时代。他们成为未来中国消费的反叛力量。

  这些人,他们的家庭构成了今天中国的中产阶层,逐渐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人群。他们的投资观、消费观、审美观和叛逆观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预见二:工匠精神再造国货

  2017年,随着消费升级,工匠精神将再造国货。

  我们在研究经济史的时候会发现一个景象,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国民开始要穿自己的服装,买一把中国人自己做的雨伞,喝中国人自己的茶叶,用中国人自己的杯子,穿中国人自己的衬衫?

  这些工匠精神怎么出现?美国、日本各个国家都一样,当中产阶层成为消费主力的时候,国民本土文化崛起,国民自信心崛起,就需要有本土文化的商品。当需求被激发出来的时候,供给就发生了。

  这么多年,中国制造业者、企业家,长期以来认为模仿是最大的成功,把国外的电影、国外的衣服、国外的家电拍回来,用最低的成本、最大的规模制造出来。很长时间里,中国的消费者没有为本土创新买单的意愿,而这一切在今天发生了变化。

  同时,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整个金字塔式的环境解构的过程,是消费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2017年中国大型企业、大众品牌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同时一些愿意为内容、产品付出努力的人将成为中国新的一批企业家。

  他们不再是规模很大的企业,而是以中小企业为主,这些企业的生产和制造不再是性价比模式,而是性能比模式。其实我不知道他们能走多远,能做多大,能坚持多久,有没有人会成为独角兽,有没有人会在两年后破产,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要支持他们,因为他们是产业转型的未来,他们用和父辈不一样的方式制造这条围巾、这件衬衫、这双皮鞋。他们用他们的方式重新让所处行业感到非常不舒服,他们都是叛逆者。

  年轻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大师们,我们把他们定义为新匠人。这些人一定不是回到传统中,而是用新的工艺、新的审美、新的技术,重新完成变革。

  预见三:跨境并购倍级增长

  2016年5月份我带了150个企业家去德国参加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现在有一个名词叫“德国工业4.0”,我们看到柔性的生产线、新的传感技术、智能化的车间。明年我们还会带500个人继续去看西门子的工厂以及奔驰的工厂。

  我比那些企业家晚到了两天,下飞机后导游来接我,第一句话是:吴老师,我们已经有两个团员要买德国工厂了。

  我跟驻德大使馆的领导打电话,问2016年中国企业在德国的并购案增加了多少。“增加了3倍”——这是未来几年慢慢成为主流的景象。因为中国的产业转型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真实,我们有超过14亿的消费人口,1亿的中产阶层。

  整个产业转型建立在消费升级的前提下,所以未来我们会成为全球工业4.0、第四次工业革命升级最大的试验场。当我们有强大的消费能力的时候,就可以利用人民币泡沫化红利到全世界抢购最好的技术、设备和原材料。

  我想我们不会像日本人一样买一些标志物,我们会以中小企业为主,以中国的中产阶层和富裕阶级家庭为主,以更渗透的方式到发达国家去买他们的金融资产、技术资产、实业资产。这在2017年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趋势。

  预见四:人工智能穿透产业

  我们认为2017年人工智能会有发展。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看到一则新闻,阿尔法狗战胜了韩国的围棋冠军。但是我们会说人工智能离我们的生活很远,如今人工智能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已经慢慢地在向各个行业渗透。

  2016年年初我们在深圳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他们把自己叫作金融科技公司,这家公司原来有2400人,做P2P,做互联网金融销售。我去的时候有多少人呢,400个人,砍掉了2000人,但是在过去十个月里发展了500万用户,做了200多亿的贷款余额。

  通过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方式,把你的名字、一些信息告诉他们,机器可以在两分钟之内认定能不能贷款给你30万。

  所以,在2017年,人工智能会以比我们想的更快的速度进入我们的生活,穿透我们的产业。

  预见五:资本市场频繁换壳

  在资本市场,2017年会是一个比较活跃的年份。

  2016年上半年房地产市场的暴涨给了中央政府极大的警惕,因此不动产市场在2017年会维持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状态,不可能出现类似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上半年的暴涨行情。资金会去哪里呢?会进入股票市场。二级市场中好的公司,或有重组价值的公司将成为重要的争夺目标。

  对于机构资金来讲,无论私募基金还是社保基金都很充裕。但在资本市场以外,无论实体经济还是服务行业仍然处在水深火热的转型当中,所以大规模的资金缺少好的标的物,他们一定会找到一个相对确定的目标,哪怕它是一个壳。

  2017年,在规范化的前提下,我认为险资会入市,跟它一起进去的还有私募基金、风险基金,甚至国家的主权基金。

  同时,在资本不断进入上市公司的前提下,中国现在的3000家上市公司,当中绝大部分都是传统没落的、处在一个非常不适状态下的资产,他们将利用2017年的资产荒和资金入市完成改造。

  这个过程会比较野蛮、血腥,很可能充满种种灰色交易。这个过程中,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和行业状况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衍生工具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会愿意在中国本土上市。

  在这些投资、转型、买壳和新的规范调整过程中,2017年资本市场会比2016年表现得更加活跃。

  预见六:理财迷茫持续蔓延

  中国转型仍然非常艰难,我认为2017年传统制造业、服务业破产倒闭的状况会持续。

  外贸公司,如果没有办法跟新的跨境电商模式嫁接,那特朗普上任会对中国的外贸造成冲击,外贸将继续处在一个动荡的环境中。

  为了完成这次空前的产业转型,中央政府仍然会做两件事,第一是会继续通过PPP的方式加大基础建设的投资,以维持6.5%以上的GDP增长。第二是继续容忍货币的“量化宽松”。

  中国企业中的20%将引领这个国家的经济转型和升级,80%的企业仍会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状态下。

  如果这些事情在2017年成为现实的话,就意味着2017年中国家庭贫富悬殊继续拉大。所以2017年可能会出现理财上的迷茫,中产阶层将不知道买什么资产。

  预见七:新型垄断挑战公平

  我认为未来中国的经济社会有两个非常重大的主题:

  第一个主题是,我们要通过年轻人、工匠精神、广大的中小企业完成这一次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这是一次代价非常大,但我认为成功概率很高的转型。

  第二个主题是公平,历史永远在发展和公平中摇摆。

  互联网经济作为一个让社会变形的普适化经济,在各行各业都引发变化。但我们一方面看到互联网、新技术的力量把旧的商业模式彻底推翻,另一方面又看到新型的垄断。

  又如,中国允许发片公司和影院合为一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人可以控制影院的屏幕数和电影的上映速度,这就在中国影视市场诞生了垄断。垄断产生之后,垄断者发一些烂片填充到我们的时间当中,中国的电影创新就被扼杀了。

  很可惜在中国过去这些年里,传统意义上的媒体监督能力被破坏了。《东方早报》将在2017的第一天停刊,它是最早报道三聚氰氨的媒体,今后谁给我们报道三聚氰氨?

  成为新中产的标志并不是拥有多少钱。你的家庭资产仅仅是你成为中产阶层的前提,成为合格的中产阶层需要对中国的公共事务表达态度和立场,为这个社会的公平奉献我们的力量,这是我们社会稳定、健康和理性发展的前提。

  所以我认为,2017年以后,随着中产阶层不断崛起,反对垄断和对公平舆论环境的重新定义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话题。

  预见八:全球通缩政经动荡

  2017年,全球仍然在一个通缩的环境下,反全球化的景象会继续蔓延。

  法国、德国将要改选,2017年是欧洲动荡的观察点。美国的特朗普当选第一年,会在欧洲做什么?会对中国做什么?而在2017年年底,我们的政府也面临换届。欧洲、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全球会在通货紧缩和反全球化的状态下出现很多不确定因素。

  大家会发现,每一年都会出现很多令人焦虑不安的事情,但是我们每年12月底还是会来到这个舞台预见下一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它会在不断的不适应和变化中迎接新的可能性。

  我们在2015年看到了互联网+,看到了传统制造业遭到互联网经济和新经济的巨大冲击。2015年底,中国的制造业者、企业家做好了面对变革的准备,但是一年过后我们发觉,变革仍然会从出人意料的方向袭来,我们的生活还是有相当大的部分被不确定性改变。

  2017年这样的景象仍然会发生。所以我们仍要做好准备,保持理性的状态,用积极向上、健康,甚至带有一点快乐的心情向新的一年迈进。

  (本文作者介绍:财经作家。本专栏为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内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高层预警!泡沫狂欢的日子即将到…
高层预警!泡沫狂欢的日子即将到头

本篇文章通过对吴晓灵、周小川、楼继伟、易纲等中央财经领导历来讲话的深入分析,对当前经济态势发出重磅的…

P2P 平台频频爆雷,如何避免…
建公园城市、死磕产业……202…
日本败落,皆因美国疯狂打压?
当你老了,没有人养
人民日报:美加征关税对我影响可…
更多>>热门资讯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城市发展当中,各地如果能够实事求是的去发展,未来带来的是契机,如果不能实事求是的发展,对未来来讲应该… #谭雅玲

景平:川藏需建立统一大产权市场…
从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看移动互联…
谭雅玲: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三…
李开复的启蒙人教你创业如何选人…
李开复:先参与创业再主导创业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情报站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