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快60岁了,卖鸡汤年赚30亿,一年只休息1天……

一碗鸡汤,能卖出什么名堂来?能干成中式快餐第一名的那种。

  财富成都创业人物(作 者:林红瑜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这个时代,机会往往藏在你瞧不上的地方。

  一碗鸡汤,能卖出什么名堂来?能干成中式快餐第一名的那种。
  老乡鸡,曾经靠养鸡发家,如今一年卖出1600万碗鸡汤,直营店达800多家,年营收30多亿。
  这个从乡村走出来的餐饮集团,究竟做对了什么?带着这个疑问,我们直抵合肥,走进了老乡鸡创始人、正和岛岛邻束从轩的办公室。
  在鸡舍打了7年地铺
  创业31年只休息13天
  你可能很难想象,管理15000人的老乡鸡总部,坐落在写字楼的两层办公室里。
  在我参观公司时,就听到有内部人员说:“平时董事长走在大街上,你看不出来的,和一般的农民没什么区别。”
  80年代,束从轩靠1000只鸡,挣到第一桶金,万把来块。说起这段往事,束从轩做了个数钱的手势,“全是5元、10元的纸币,砖头那么厚,手那个抖啊,整整数了3遍,都没数对。”
  他在鸡舍打过地铺,“真正跟鸡在一起睡了7年时间”。如果把束从轩眼睛蒙住,到鸡室走一趟,随手一拎,他就可以分辨出来这个鸡有多重,是渴了还是饿了,是胖了还是瘦了,是不是生病了。
  束从轩快60岁了,乡音很重,说到激动处时,我几乎听不太懂,全靠合肥同事给我翻译。但就是这样一位土生土长的企业家,有着超乎常人的学习耐力。
  人们总会高估自己一年能做的事情,又低估十年内取得的成绩。当我亲身接触创始人束从轩时,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无论多忙,他每天都要读书学习1到2个小时,而且是在创业31年,只休息13天的高强度状态下。
  在采访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听过员工用敬佩的语气,提起老板的学习能力:
  “有一次,罗振宇做完年度分享,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老板拿出他做的笔记,讲大会里的干货该怎么用在公司管理上。”
  这个年轻的员工看了我一眼,又补了一句,“要知道,那个视频有4个小时,我花了2天才看完。”
  束从轩的办公室里,全是和鸡有关的装饰品,陶瓷的、玻璃的、棉布的,就是没有大老板的标配——一整墙的书。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办公桌后紧闭的大柜子,放满了打褶的书,大多和管理有关。
  在束从轩看来,这很正常,没必要小题大做。在我追问时,他才多讲了几句。
  被人喊做“乡巴佬”
  蛰伏4年只为一件事
  束从轩学习到什么程度?
  从1992年开始,束从轩意外发现了一本杂志,叫《营销与市场》。
  当时市面上没有什么商业管理的书,他订阅了10年,也看了10年。“那是半月刊,有的文章我都能背出来是哪一页,关键性字数在哪里,不是看一遍,而是反复看,看过以后把它钉到一起。”
  后来,各种管理经典束从轩都看了个遍。他指着一套砖头那么厚的书,整整4大册,告诉我们, 就这个自己看了3遍。
  在一次搬家时,妻子把他二十年来做的笔记,全给丢掉了。几大箱破本子,嫌占位置。
  束从轩对此毫不在意。所有学到的东西,已经全在公司里了。
  “很多人上课就是去就搞个人脉,去结识个朋友,我觉得那个不能作为第一位,学习就是学习。学了以后,我只想着,怎么对应着来改善。”
  20年前的一堂培训,甚至改变了这家集团的走向。当时,束从轩收到一封广告信,上面写着快餐管理培训课。
  他当机立断,直接掏了几千元学费,带上2个高管去听课。那是束从轩第一次知道还有麦当劳、肯德基这种生意。
  90年代的束从轩,已经是当地的“养鸡大王“,但是饲料价格上涨,养鸡的利润越来越薄。
  看着卖不出去的土鸡,束从轩只能麻袋一装,到镇上餐馆挨家推销,却被服务员喊做“乡巴佬”,叫他赶紧滚,别影响了自己做生意。
  有的餐馆想买,却不依不饶地杀价。看着自己苦心养大却被贱卖的鸡,束从轩说当时就一个感受:心痛。
  直到他接触了餐饮培训课,意外发现了快餐连锁这种模式。
  “学习型组织之父” 彼得·圣吉曾一针见血地说:在企业的环境中,领导者为了保护自己,谁也不愿意露出无知的样子,从而形成了“熟练的无能”。
  束从轩没有因为第一桶金的成功而轻举妄动。那几年,束从轩一边搞养殖,一边研究餐饮业,这一筹备就是4年。
  他知道这一决定,事关全局与长久成败。
  他试着把鸡宰了分开销售,也做过烤鸡放店里卖,寻思了各种办法,但最后都铩羽而归。束从轩“一根筋”,他说:我干事情不打退堂鼓,再难都不打退堂鼓。
  当时有个速食品牌很火,盈利也好,他南下深圳,在厂子里考察整整一个月,摸清门路后,他丢下一句话,“害人的生意,不能做”,一走了之。
  琢磨了好些日子,有天他灵机一动“你卖洋鸡,我就卖土鸡,你搞炸鸡,我就卖老母鸡汤。”店还没见着影,束从轩花钱请了4个大学生,来编写餐厅的管理手册。
  眼看写了大半年,也没写出什么名堂,束从轩干脆自己来整。
  白天处理养鸡的事情,晚上8、9点大门一关,束从轩坐下来一条条写,常常到夜里2、3点才停笔。有时没留神,天都亮了。
  半年后,束从轩拿出了6本手写的管理手册,连厨房抹布怎么折,都事无巨细写了进去。
  束从轩算是铁了心要开餐馆,不停往里头砸钱。
  他专门带着同事到市里去,三天两头往麦当劳门店跑。那是当时最时髦的餐厅,他们一伙人左摸摸右瞅瞅,一来二往被服务员发现了端倪,给撵了出来。
  他们跑了十几个地方,才定下一个门店,装修花了7个月。有一天束从轩打电话给下属:我买了些拖把,你去搬回来。
  听说老板花了9000块,下属带着一伙人,开着货车过去了,结果到了才发现,“总共就4根拖把和几个桶。”
  束从轩的儿子束小龙,现任老乡鸡总经理,还记得,第一家刚开张,除了肯德基麦当劳,没有其他餐厅能达到那个装修水平。
  除了装修,最头疼的还是菜品研发。别人试个两三次,束从轩带着厨师,早上杀鸡,下午再宰一只,足足炖了上千只。
  投入了这么大量的时间,大量的钱,所有人都觉得老板邪乎了。直到餐厅开业那天,大家才知道这4年的折腾是为了什么。
  “准备越充分,走的弯路就越少。”
  餐厅一开张,200多平米全挤满了人。无奈之下,束从轩只能安排几个小伙子站在门口,把顾客五个、十个往店里放,怕餐厅坐不下,跟动车安检似的。
  收银机滴滴滴地响,根本没停过,第八天的时候突然冒出一阵青烟,生意好到机子都烧了。
  花400万买来一个建议:
  换掉餐厅名字
  不到十年,束从轩稳扎稳打,开了百余家连锁餐厅,盈利稳定。当时餐厅原名叫“肥西老母鸡”,走出安徽几回,都水土不服,屡次受挫。
  那时,束从轩做了一个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决定:拿出400万做战略咨询。
  哪怕公司上下已经吵开了锅,束从轩依然一次性支付了账单。要知道,那年公司所有业务加起来,盈利不过600万。
  有的创始人,挣到钱就去买地买房,因为这是看得到的财富。但只有极少一部分人,愿意花钱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战略上、组织上、人才上。
  创业31年,束从轩看过上百场名家讲座,又去上mba,“北大上完了上清华,清华上完再回到北大,来来回回四次。”
  他很清楚,公司到了至关重要的节点,靠自己总有局限,是时候请外脑学习了。
  没想到,这400万换来一个建议:改掉餐厅的名字。众所皆知,所有的企业家都把品牌看作自己的孩子,看作最为宝贵的资产。
  束从轩听完,默默抽了一支烟,最后说了一个字:换!
  当下他做了决定,不告诉任何人,一夜之间把“肥西老母鸡”换成“老乡鸡”。
  连咨询顾问都颇为惊讶,和不少大企业打过交道,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股狠劲。
  有人说,企业家往往都是带有赌性的。但是,真正的企业家能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决策,靠的不是赌,而是通过长期的思考和学习,把握一般人看不到的未来。
  改名后,老乡鸡做了战略收缩,把生禽零售等多元业务砍掉,养殖行业由下游工厂负责,专注修炼快餐内功。
  仅仅一年时间,老乡鸡不仅把换招牌的2000万成本挣回来了,同年盈利还翻了2倍多。
  老乡鸡发展势头越发迅猛,所有人觉得,到了扩张的最佳时期了。
  这时束从轩却一反常态。哪怕其他餐饮行业各种跨界,大搞加盟,老乡鸡只做一件事,聚焦。
  聚焦一碗鸡汤,聚焦“家庭厨房”,聚焦安徽:不把客人当作尊贵的上帝,而是把客人当作家人来服务。
  直到整个集团摸索出了路子,老乡鸡才在2016年区域性进攻。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它已经密集布局了武汉、南京等地,开出800多家直营店。注意,不是全国扩张,而是只在以上几个区域,集中火力。
  所谓的战略,就是有策略的放弃。
  从产品聚焦、门店聚焦到区域聚焦,老乡鸡看上去保守,实则理性。
  束从轩说:“我讲一个最简单的,你同时去抓两只兔子,你能抓到吗?抓一只兔子你都很卖力了,你抓两只兔子,门都没有。
  不要去干那些快钱,放高利贷挣钱的,转行搞房地产的,哪个搞哪个垮。
  一个事情都没干好,想干两个、三个,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装,那是胡扯八道。”
  走宽度的都是成本,走深度的才是价值。曾经,老乡鸡用12年时间跨过10个亿,2年时间跨过20个亿,如今,1年时间跨过30个亿。
  管理15000人
  就这1个忠告
  正如萧伯纳所言:“世界上只有两种物质:高效率和低效率。世界上只有两种人:高效率和低效率的人。”
  那么,企业也只有两种,高效的组织,或者低效的组织。
  曾经当同行急于开店时,束从轩却投入大几千万,支持总经理束小龙的想法:建立小前台、大中台、稳后台的三层IT架构体系。
  在办公室里,束从轩掏出手机,给我们看了内部管理的几个app,800多家门店的后厨实时监控,门店的营业数据也一览无余。
  “要管15000多人,最重要的是把管理理顺。”
  尽管有几次,在部分功能上,束从轩的操作稍显缓慢。“不能再粗放式管理、经验化管理,你要有现代化的工具,否则你店面开那么多,你不危险吗?”
  研究过数百家销声匿迹的500强企业,管理学家、北大国发院教授陈春花得出一个观点:
  “大部分失败的企业,出现的问题会有所不同,但其根本原因都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差。”
  反观老乡鸡,每隔几年就换上新的发动机。现在集团的技术架构,可以承载上万家门店。
  一直在社区选址的老乡鸡,从2016年开始增加早餐业务。后来,集团把早餐上升到战略来做。
  在系统支撑下,业务阻力小,有的门店一个早上能多营收9千多元。
  老乡鸡也在去年上线了外卖。当时公司有不少保守的看法和质疑声,有的高管怕冲击到门店的生意,有的则认为营销费用太高。
  最后,束从轩拍板:必须一试。老乡鸡应声成立了一个外卖部门,说干就干。
  “新经济怎么应用?你不要去干那个新经济,而是把它成果拿过来用。”
  在小步快跑中,老乡鸡也成了当年外卖平台上增速最快的餐厅。
  今年,老乡鸡单外卖营业额,就有十个亿。拿上海来说,外卖额占区域总体营收近50%。武汉南京40%,安徽也将近30%。
  做好一顿饭
  万变不离其宗
  从2011年到2019年,老乡鸡利润翻了33倍,销售收入翻32倍,年均增幅40%,问鼎中式快餐全国第一。
  当我们对老乡鸡的学习力、进化力感到讶异时,束从轩却说:
  “愚钝一点好,这么长时间我看了那些讲座、看了那么多书,反过来,并不比别人聪明,只不过比别人多付出一点、多努力一点、多做一点而已。
  这个世上大家都聪明,如果说你一味去追求智慧、聪明,最后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老乡鸡学习求变的30年,也是务实不变的30年。当别人养殖30天出栏的白羽鸡,束从轩至今坚持饲养180天的土鸡。
  当市面上还没有屠宰公司时,束从轩就请了数百名员工,专门去除老母鸡颈部的淋巴结,哪怕食客并不知道。
  当别的餐厅还在培训服务员时,老乡鸡连加工厂招聘的工人,都进行标准化管理。一开始,这些员工在厂里打饭都是一哄而上,根本不排队,而现在干净有序到什么程度?
  全厂上上下下,没有一个烟头,车间已经达到十万量级的净化,换句话来说,在里面“做手术”都没问题。
  这些不为人知的细节,不胜枚举。
  在采访的尾声,束从轩说:“做企业有很多种方法,有很多大师来跟你讲,不管谁跟你讲、不管什么情况,切切记住一条,服务好顾客永远是第一位的。
  特别是我们做餐饮的,永远记住,做好一顿好饭,万变不离其宗。”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退伍军人做出市值超3000亿的…
退伍军人做出市值超3000亿的企业

全球都找他要呼吸机!这个退伍军人做出了市值超3000亿的企业

老干妈”陶华碧:我不坚强就没得…
陈欧做错了什么?
他快60岁了,卖鸡汤年赚30亿…
从赤脚医生到杰出女企业家,她靠…
周鸿祎不甘心

广告位空缺中,如有需求请联系站长

更多>>热门资讯
唐宁和他的宜信帝国
唐宁和他的宜信帝国

财富成都读者分享:上万名员工,上百亿借贷,唐宁短短六年间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宜信帝国。他迅速扩张的秘诀是… #宜信

王小川:不走寻常路的“大师兄”…
美图秀秀吴欣鸿:从千万小子到亿…
马云、刘强东,中国梦的两个范本…
“万岁”宗庆后:彻头彻尾的实用…
史玉柱:老兵离开,但不会凋零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创业交流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新蓉商
智库分享
专栏
TA说
分享
成都头条
快报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孵化器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
0.13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