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等公司倒闭,才思考这3个问题

创业6年,我犯过的3个常识性错误。之所以说是“常识性错误”,是因为这些错误背后的道理看起来都太简单了。
 财富成都创业交流(作 者:王信文)
  来 源:王信文(ID:kenny_ideas)

  创业6年,我犯过的3个常识性错误。之所以说是“常识性错误”,是因为这些错误背后的道理看起来都太简单了。不过,故事都是真实的,犯过的错是血淋淋的。

  1.不关注竞争对手

  牛逼的公司都很喜欢这么说。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很多场合都半开玩笑地说:“不要关注你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又不给你钱。”

  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最近在点评“子弹短信”APP的时候也说:“看了一眼截图,还不值得我安装体验一下。我们将来会落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不了解用户,而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竞争对手。”

  听起来都特别有道理,对不对?我曾经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们公司做的游戏曾经也在中国的APP畅销榜第一待过一年。那个时候,我也从来不看竞争对手的游戏。

  直到有一天,我下了一堆友商的产品体验了一下,才大吃一惊:原来友商的产品画面、玩法的进化程度,已经大大超过了我的想象。于是我才明白:

  了解竞争对手,其实是非常好的了解用户的途径。而不关注竞争对手,其实是一种鸵鸟心态,把自己封闭起来,然后自我感觉良好。

  用户喜欢什么、需要什么,他们不一定有机会用自己的嘴巴告诉你。但是,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钱和时间投票。如果某个竞品的市场表现好,一定说明了它在某些方面更符合用户的需要。

  关注和了解竞争对手后,初级的方法是:照抄。而高级一点的方法是:洞察用户在使用产品背后的需求,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融入到自己的产品里。

  贝索斯没有告诉我们的是,其实他的公司有个“竞争情报组”(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在美国职场人脉网站LinkedIn上面一搜,可以搜到亚马逊有很多这样的职位在招聘。而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其他电商网站上大量购买商品,评测他们的各种服务,然后汇报给贝索斯。

  2.不想花大力气招聘关键人才

  设想一下,公司要开展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全新业务,需要一个新的负责人。如果你是CEO,你会从已有的得力干将里提拔一个,还是从市场上招聘一个有类似经验的人?

  过去几年,我大部分时候都选择了前者。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做最轻松啊。

  但最后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团队往往需要浪费很多时间,走很多弯路,才能最终走到正确的方向上。究其原因,对不熟悉的领域,我们常常低估了做成的难度,而又高估了学习的速度。

  举例来说,同样是拍电影,文艺片和商业片,爱情片和动作片,动画片和真人片,需要的导演、团队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我们忽视了其中的差异,非让拍爱情片的去拍动作片,最后拍出来的有可能是爱情动作片。

  3.不相信管理

  这点说起来特别可笑,但确实是真事。

  我在之前的公众号中写过:

  我曾经在腾讯工作了近4年,但混的特别差。没有带过任何人,没有任何管理经验。在我离职前一年的一次考评中,我甚至被打了“C”,几乎是劝退的意思。

  我创业之初的几个重要伙伴,也都是来自腾讯。但是因为我在腾讯的资历比较浅,所以我找来的人,也都没什么管理经验。如果他们当时就知道我被打了C,估计都不会跟我一起创业。

  但是好死不死,创业的第一个项目居然做成了。一堆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人,也能做成事,这让我更相信了一件事:管理不重要。

  一个认为管理不重要的人,会把公司做成什么样子呢?答案就是一团糟。

  1)我会对所有我看不爽的事情,甚至各种执行细节指手画脚,美其名曰“扁平化”管理。

  公司人少的时候,问题还不严重。可公司上了几百人的时候,问题立刻出来了:因为我什么事情都可能管,所以很多负责人对业务缺少完整的决策权。没了权力,责任也模糊了。

  更严重的是,时间久了,大家都不把事情当自己的事,只把事情当成是“老板的事情”。

  现在,我对扁平化有了更深的理解:可以向所有人了解情况,但是只跟少数人讨论决策。

  2)选择关键岗位负责人时,我不看重管理经验,只看重专业能力。

  结果就是我选中的这个负责人,经常把自己累个半死,但是团队的整体产出完全不行。

  带团队,真的是需要经验的。专业能力,和带团队能力,是两种关联性比较低的能力。前者是对事情的理解,而后者需要对人的理解,完全不是一回事。

  3)我拒绝在公司搞绩效考评和职级评估。

  前面说了,因为我自己就是绩效考评的受害者,所以我不想在自己的公司里搞这套。但是后来同事们不干了:他们需要来自公司的反馈,他们需要可预期、有节奏的成长反馈。

  所以2017年,公司到了300人的时候,我才在同事们的压力下,把绩效考评补上。

  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如果我觉得自己的管理理念很先进、很时尚,那一定是错觉。那只是因为公司小而已。如果公司人数多了,就应该老老实实学习大公司的做法。

  管理是一门很复杂的科学,没有足够经验时就想搞创新,太难了。

  创业6年,

  我犯过的几个高级错误

  错误既然有低级,那就应该有高级。接下来就写写高级错误。

  所谓高级错误,就是这些错误背后的道理并非显而易见。有些我今天认为错误的事情,还在被国内一些商学院被作为正面案例。

  1.用KPI驱动业务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简单来说,就是把薪酬、奖金跟一些关键业务指标挂钩。关键指标可能是收入、利润、股价、活跃用户数、增长率等等。

  这是一种相当流行的做法。我在腾讯上班的前同事经常发一张很搞笑的表情图,图上是马化腾瞪着眼睛看着你,下面写着一行字:“KPI完成了吗?”

  用KPI来驱动业务会带来什么问题呢?可能带来2个问题。

  1)短视

  2016年,我非常希望公司的海外业务能快速增长。有一次,我把产品和市场团队的负责人叫到一起开会,讨论怎样才能在一个季度里做到收入增长30%。团队表示非常困难。

  也许是那天我情绪上来了,也许是受到了那段时间流行的“狼性文化”的影响,我要求团队必须达成目标。并且,为了增强团队的动力,我承诺了一笔数额不菲的奖金。

  结果你猜怎么样?团队果然达成了30%的增长目标。但同时,也带来了另外一个后果:产品数据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显著下滑。

  等我仔细回顾时,才发现为了达成目标、获得奖金,团队对产品做了非常短视的改动:把一些商品做了大幅的打折,并且把一些过去非常稀缺、从不售卖的商品,以很低的价格卖出去了。

  于是我才明白:制定短期目标,并且让目标跟奖金强挂钩,就是在逼团队变得短视。

  一个季度太短,那一年够长吗?有时候也不够。有些投资人会要求被投公司对赌利润,这也会让公司变得短视。

  亚马逊和Google在近两年的公开文件中显示,他们都不再把高管的薪酬跟业绩指标挂钩。这两个公司都是“长期主义”的坚定拥护者。

  但是苹果的CEO库克的薪酬,却与股价高度挂钩。如果乔布斯还在,相信应该不会是这样的。

  2)动作变形

  如果医院有一个很强的KPI是降低死亡率,会导致什么结果?会导致医院拒绝接受真正有生命危险的病人。显然,这与医院救死扶伤的初衷相违背。

  大部分理发店会给理发师提供办卡收入的提成。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理发师一定会一边剪头发,一边喋喋不休地劝你办卡。

  我国很多的法院,以“调解率”作为法官的重要考核指标。法官的基本职责,从公正审判,变成了调解矛盾,类似居委会大妈的角色。

  所以,即使是看起来很好的初衷,在KPI的强指引下,也会导致动作变形。

  综上所述,KPI是一无是处吗?也不是。如果要完成的目标非常清晰,且完全知道该怎么做的情况下,是可以用KPI的。

  我有个在招商银行工作的朋友,KPI有20多个,甚至还有“级差地租系数”这样非人类能理解的指标。如果KPI能定成这样,也许是有效的。

  2.以差异化、创新为目标

  2014年~2016年间,我在公司成立了一个名为“孵化中心”的部门,专门做各种新项目的预研工作。这些新项目,都有一个明确的立项标准:一定要创新,一定要差异化,否则不做。

  我为什么会把创新看得这么重呢?一方面,我把过去的成功归因到创新上。另一方面,我也在中欧商学院听到了一种非常吸引人的理论: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把创新看得重,以创新为目标,对吗?错了,且这是一个新手非常容易犯的错。

  做公司,本质就是要做出符合他人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他人就是一切。而“创新”,是一个从自己的主观视角出发的描述。他人需要的,其实不是创新。他人需要的,就是“更好”。

  我去现场看过几次锤子手机的发布会。每次看完,我都会为罗永浩捏一把汗。因为锤子手机在“创新”上投入的实在太多,而在“更好”上投入的却又太少。

  作为一个每天被使用六七个小时的随身设备,用户需要的不是“无限屏”,“TNT大屏操作系统”这样不太实用的创新。用户需要的,就是更好的屏幕、更高清的摄像头,更流畅的系统。

  创新并不代表更好。现有的产品之所以流行,说明本身就不是很差。一个创新的,但不比现有产品更好的东西,其实是非常糟糕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公司“孵化中心”曾经做出来的产品,虽然是创新的,但大部分都非常失败。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新手容易犯的错呢?因为新手很容易以自我为中心。或者说,大部分正常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

  “我创新,所以我牛逼。你们不喜欢,只是因为你们品味太差。” 这是每一个创新者的内心独白。

  翻看我年初写的公众号,现在有些已经看不下去了:因为确实有些文章写的太自我、太矫情了,完全没考虑读者的接受度。站在用户视角来思考,需要经过长期的训练。甚至同样的人,换一个领域,这种训练都还要再来一遍。

  那么“差异化”这个词对不对呢?只有一种差异化是对的:用户定位的差异化。

  比如别人的手机是卖给年轻人的,我的手机是专门卖给老年人的,所以把字体设计得特别大,这是对的。

  或者我的手机是专门卖给非洲人的,针对黑人做了面部识别和美颜,这也是对的。

  除此之外,所有刻意地追求差异化都是错的。

  与其差异化,不如更好。这是一个非常痛的领悟。

  创业6年,

  关于人的领悟

  1.CEO最常犯的错误,就是高估自己

  为什么CEO会常常高估自己呢?有两个原因:

  1)身边的真正的批评声音少

  人都喜欢表扬,不喜欢批评,这是本性。而且,我们大部分时候根本分不清:当别人在说“yes”的时候,到底是思考后的认同,还只是在迎合、拍马屁。

  如果不是特别注意,时间一久,CEO身边就会很容易聚集一堆拍马屁的人。如果一个人发现自己说什么都对,那很快就会飘起来,开始高估自己。

  2) CEO的正确判断力常常是通过信息优势获得的,而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前几天在湖畔大学听阿里的一个高管分享。他说阿里巴巴之所以能很快速成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马云很早就不再骑马打仗,而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高段位的交流。

  可以想象,如果每天跟你聊天的都是各国元首,一流经济学家,全球最成功公司的CEO,那你一定会变得很厉害。

  当然,大部分人做不到马云那样。但是即便如此,CEO可获得信息的来源质量也是公司里最高的。所以,当CEO做出高质量决策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自己比其他人聪明的幻觉。

  我是怎么意识到自己有这个幻觉的呢?是通过打游戏认识到的。

  炉石传说、守望先锋、吃鸡,都是公平竞技的游戏。这些游戏一出,我也跟着同事们一起玩。我本来觉得自己很聪明,一定能玩得比别人好。

  但我很快发现:其实我只是中等水平而已。在信息完全公平的情况下,我根本做不到比别人好。而且很多同事能够做出来的复杂操作,我根本做不出来。

  认识到自己并不是最牛逼、最聪明的,是CEO开始关注他人、授权他人的第一步。

  2.开展新业务,应该优先找人,而不是优先想解决方案这里的“找人”并不是找一般的专业人员,而是要找真正有全局视角的领导者。

  开展新业务的时候,我们最常犯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很懂,以为新业务看起来没什么难的,然后找来一些工程师,或者找来一些二三流业务负责人就开始指挥。

  之所以会犯这种错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对自己不熟悉的行业缺少敬畏心,觉得自己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破局点。

  前两天我看到美团开始也做游戏了。招聘网站上放出了一些“游戏策划”,“游戏开发工程师”的职位,但是没有看到“游戏制作人”或者“游戏业务负责人”这样的高级职位。面对媒体的好奇,美团的王慧文回应说:“我就试试,别多想。”

  当然我相信,以王兴、王慧文的厉害和成熟程度,是绝对不可能犯这种“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的错的。

  3.不应该过分依赖人的学习能力

  有一次,我跟一个知名创业公司的CEO聊天。他说了一句非常震惊我,且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说的话:“我们公司在创立之初就定下一条规则,就是不培养人。”

  后来我才理解了他的话。不培养人,其实就是倒逼自己,找到与业务最匹配的人。这个做法对员工来说未必好,但对公司来说却是短期内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这个CEO的做法有些极端,与我曾经的做法刚好相反。我曾经以为,人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学会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所以我投入很大精力在培训上,而对招聘的投入明显不足。

  这两种做法,哪种更好?短期来看,显然是招聘到对的人成本更低。因为培养一个人,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且有着最贵的成本:时间。

  但从长期来看,员工的能力发展对公司的成长也至关重要。因为市场、竞争都是动态变化的。今天有效的打法,过三个月也许就没用了。一个没有学习能力的团队会很快被淘汰。

  现在的我同样重视培训,重视学习。但是我也深刻地意识到:学习能力,是一种锦上添花。业务的展开,不能依赖人的学习能力。

  4.人不需要是全面、完美的

  最懂业务、懂技术的人,常常不懂得怎么带好团队。逻辑思考能力很强的人,对他人的感知力常常很差。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常常是一体的,就好像是硬币的正反面。

  但成为一个好的业务负责人,常常既需要对业务深刻的理解,又需要强大的领导力。既需要丝丝入扣的逻辑思考,也需要无微不至的用户感知。这样的人有吗?有,但太少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身边有其他的人来帮他补足。比如,业务能力很强的负责人,常常需要搭配一个管理、规划能力很强的副手。

  当然,如果有些短板能自己补上,那就更好。但这种改变,往往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

  我有个朋友,曾经在工作沟通中很不注意他人的感受,导致很难跟他人展开配合。但是她后来成了人妻,又生了小孩,渐渐变得温柔多了。

  最近我和几个好朋友,也是其他公司的CEO,进行了年底相互批评的活动。我的朋友犀利地指出了我的两个缺点:爱装逼,以及容易满足。

  有朋友能说真话批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因为缺点只有被指出来,才有被改正的机会。

  借此机会,写在这里,希望大家新的一年多多监督。

  作者:王信文,莉莉丝游戏CEO。公众号:王信文(ID:kenny_ideas)每周四凌晨更新,用简单的语言表达深刻思考,关注商业、技术、人类未来。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暴走漫画从估值40亿到“被解散…
暴走漫画从估值40亿到“被解散”

它靠UGC社区起家,积累原始用户,借各式时兴的网络娱乐内容形态扩张,最终成长为一个估值40亿的网红工…

尚品网破产,奢侈品电商们还能走…
这家企业创造了500种夜间经济…
中国新农民,年薪40万
健身房这门好生意是咋被做烂的?…
什么是「星球研究所」?
更多>>热门资讯
创业咖啡馆年内或遭倒闭潮
创业咖啡馆年内或遭倒闭潮

2013年,创业类咖啡馆或赢倒闭潮。在受访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等地近20家的创业咖啡…

博瑞传播旗下的创业咖啡馆能逆袭…
向马佳佳和黄太吉告个别吧,迟了…
翼起来为风投量体裁衣能否走得通…
掘金环保产业:分享10个小而美…
灵感咖啡如何掘金企业增值服务?…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融媒体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