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在成都地铁看到的“大象广告”,卷入……

妖股“天山生物”幕后老板大起底:被骗24亿,两个男人“自杀式”自救!
  财富成都智库力荐(作者: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天山生物,上演了12天涨5倍的神话,成了妖股之王,被戏称为“天山老妖”。
  深交所(深圳证券交易所)进行排查之后,发现天山生物的买入者主要为个人投资者,买入金额占比97%。
  深交所针对天山生物的交易分析,认为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价操纵行为。
  深交所话音刚落,就有媒体挖出天山生物的幕后老板——李刚,控制着一家叫上海智本正业的公司。而上海智本正业的官方网站,显示它是一家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就是给投资者加杠杆,只要给配资公司交一定的保证金,就可以获得几倍的资金,用于股票交易。上海智本正业官网显示,其可以提供11-12倍杠杆,最多可配2000万元。
  股票连续暴涨,实控人开股票配资公司,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当舆论迅速发酵的时候,天山生物发出澄清公告:上海智本正业未从事配资业务,官方网站域名2020年3月21日到期后,被别人抢注;营业执照被盗用,并被PS了几张资质和许可证。
  官方网站被盗用长达半年时间,竟然没有发现,还是被媒体爆料才发现。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李刚,得有多疏于管理,才会发生这种罗生门。
  然而,这种破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李刚身上。天山生物成为如今这一烂摊子,离不开李刚的“自杀式”自救,以及被诈骗24亿的惊天大案。
  一、
  作为幕后控制人,李刚并不直接持有天山生物的股份。
  天山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是天山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而天山农牧业的控股股东又是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李刚占有上海智本正业98%的股份。
  也就是说,李刚通过上海智本正业控制天山农牧,进而控制天山生物。
  天山生物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呢?
  天山生物是国家级牛冷冻精液生产单位和国家级良种牛基地,是新疆唯一一家国家级冻精生产企业,国内良种繁育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上面的介绍有点复杂,简单来说,天山生物就是培育公牛,也叫种牛,等种牛到了发情期,就采集精液。然后将牛精液冷冻起来,出售给牧场,给有需要的母牛人工授精,进行配种。
  这是很古老的行业,传统到不能再传统了。
  但就这样一个传统行业,2009年、2010年、2011年营业额做到了3370万元、5251万元及7548万元,利润达到了1041万元、2243万元及2702万元。
  卖精子,能赚几千万,也算得上业内头部企业了。
  这家配种公司,居然于2012年4月25日,在创业板成功上市了。
  上市之后,天山生物的业绩就开始变脸,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
  2013年利润下滑49.56%,2014年利润再次暴跌81.37%,只剩下179万元;2015年首次亏损488万,2016年亏损扩大到了1.4亿元。
  当时,天山生物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2017年再次亏损,天山生物将面临退市。
  为此,天山生物的控制人李刚,开始积极寻求自救。
  为了避免退市,李刚唯一的办法就是要让天山生物盈利,靠“卖精子”显然是不可能盈利的了。剩下的办法就是收购一家盈利的公司,然后合并报表,让上市公司的利润为正。
  于是,李刚开始寻找这么一家公司。这原本是一场自救,让李刚想象不到的是,这将天山生物拖入了深渊。
  二、
  李刚在新疆打着望远镜,寻找能够快速收购的公司之时,远在东莞的陈德宏正意气风发,渴望控股一家上市公司。
  陈德宏生于1967年,27岁时取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研究生毕业之后,他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了3年书。1996年之后,他辞去老师职位,在多个公司任高管。
  2001年,34岁的陈德宏在东莞成立了大象广告。起初大象广告偏安一隅,只做东莞的公交站牌广告。
  作为高学历人才,陈德宏却有鸿鹄之志,他一直想有一家上市公司,希望在资本市场上有所作为。
  陈德宏明白,要上市,就得把公司规模做大。
  为此,陈德宏开始由公交广告转战地铁广告运营,先后拍下了东莞、沈阳、成都、西安等地的地铁线路广告运营权。
  为了抢夺武汉地铁2号线的广告经营权,陈德宏花巨资14.8亿元的代价,拍下了武汉地铁2号线一期广告经营权,时间为2013年5月至2023年5年,期限为10年。
  短时间内的迅速扩张,给大象广告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陈德宏不得不走上融资之路。
  2015年12月,陈德宏将大象广告送上了新三板,算是实现了上市的梦。随后,大象广告先后通过股权融资,募得了6.8亿资金。
  资本向来是逐利的,为了获得资金,陈德宏与多位投资人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并且还约定了股份回购的条件。
  这些信息,陈德宏刻意向股转公司(新三板运营公司)隐瞒了。
  陈德宏还将大象广告的业绩做得非常漂亮,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6亿元,同比增长了49%;实现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50%。
  但这只是做出来的数据,实际上,自从拍下武汉地铁2号线的运营权之后,大象广告每年的营收都不足以覆盖成本,连年亏损。
  为了让大象广告能继续融资,陈德宏铤而走险,进行业绩造假。
  三、
  留给李刚的时间不多了,如何才能快速找到心仪的目标公司?新三板是一条“捷径”。
  但大家都知道,新三板是一个垃圾堆,想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大概率是要吃坏肚子的。
  无论如何,陈德宏的大象广告业绩傲人,进入了李刚的视线。
  实际上,陈德宏当时已身陷债务危机,前期投资人也要求陈德宏回购大象广告的股份,他急需一笔资金,用以解决困境。
  李刚已经饥不择食,陈德宏需要金主爸爸,两个男人各怀心思,一拍即合。
  2017年8月,李刚抛出了并购预案,出资24.36亿元收购大象广告98.8%的股权,向陈德宏等大象广告的股东发行股份支付17.96亿元,现金支付6.41亿元。
  当时,天山生物的总市值只有25.85亿元,却要花24.36亿,并购一个营收比自己高的公司,这是活生生的“蛇吞大象”。
  卖精子的,跨界收购做广告的,怎么看都不正经。
  更为要命的是,天山生物也没有钱,连收购要付的6.41亿元也拿不出来。
  2018年5月,双方完成工商登记。陈德宏成为了天山生物的第二大股东,大象广告的原股东也成了天山生物的大股东。
  同时,陈德宏进入了天山生物的董事会,成为副总经理,分管天山生物的传媒事业部。
  但神奇的是,天山生物的人却没有成功进入大象广告的董事会,连一个财务人员都没有派驻。
  这让大象广告的控制权,还牢牢握在陈德宏手里,根本得不到天山生物的监控。
  收购完成,大象广告的业绩并入天山生物的报表,天山生物扭亏为盈,成功续命。
  由于迟迟拿不到天山生物的收购款,陈德宏将手中的天山生物股票开始质押融资,2018年8月初,陈德宏将手中天山生物97%以上的股份都进行了质押。
  大象广告一直处于陈德宏控制之下,他还利用大象广告进行担保融资。
  2018年8月25日,陈德宏因为5000万欠款到期无法偿还,其持有的天山生物的股份被银行冻结。10月,更多债务到期,陈德宏的股份被轮候冻结。
  到了12月,陈德宏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并连累到了大象广告,大象广告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直到天山生物的人看到大象广告账户被冻结的新闻,这才如梦方醒,这和上海智本正业官方网站被盗用长达半年,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四、
  两个同病相怜,准备抱团取暖,共同自救的男人,终于走出了蜜月期,开始相互撕逼。
  陈德宏指责李刚迟迟不支付收购现金,导致到期债务危机集中爆发。李刚指责陈德宏不交出大象广告的控制权,暗地里挪用大象广告的资金,用大象广告担保贷款,而且不披露消息。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天山生物成立工作组,进驻大象广告东莞总部。在收购期间,陈德宏造假大象广告与武汉地铁2号线的解约协议,虚减成本,做高利润,导致了天山生物高价收购大象广告。
  这意味着,李刚和天山生物,被诈骗了24亿!
  天山生物立马报警,陈德宏涉嫌合同欺诈,2019年1月11日被刑事拘留。
  陈德宏的能力支撑不起个人野心,最终身陷囹圄,走上了不归路。
  陈德宏
  其实,早在天山生物计划收购大象广告之前,李刚早已陷入资金困局。
  2016年8月,李刚将天山生物的股权全部质押,从“中植系”下属的润兴租赁手中借了6.4亿元,这笔款是润兴租赁委托厦门国际信托出借的。
  在天山生物收购大象广告时,李刚和陈德宏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陈德宏自愿进入那6.4亿元的债权债务关系,成为共同债务人,自愿承担借款人的全部义务。
  简而言之,陈德宏愿意替陈刚还这6.4亿元。
  陈德宏脑袋被门夹了吗?无端端去给人背债。实际上,李刚给出了陈德宏无法抗拒的诱惑:天山生物的控制权!
  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这不正是陈德宏日思夜想的梦想吗?
  陈德宏也有他的如意算盘,只要天山生物支付收购款,他就能把这部分欠款给补上。
  但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天山生物没钱支付收购款,陈德宏没钱还债,于是掏空大象广告,并死死握住控制权不放手,这进一步激怒天山生物,最终双方鱼死网破,陈德宏被送进了监狱。
  五、
  李刚也早已身心俱疲,无心恋战。早在收购大象广告,他已萌生退意,有意让出天山生物的控制权。
  “中值系”的润兴租赁,本来只是想给李刚的天山农牧放个贷,收点利息,没想到李刚无力偿还,投资烂了尾。
  为了减少损失,李刚也有意将润兴租赁的债务,转成润兴租赁在天山农牧的股份,并让润兴租赁成为天山控制的实际控制人。
  这样李刚既可以免去债务,又能让天山生物易主,找一个更好的控制人。
  但是,在2017年收购大象广告时,李刚签署了稳定控制权的一揽子承诺事项。如果李刚要出让控制权,必须通过股东大会来豁免其之前做出的承诺。
  2020年4月2日,天山生物举行了股东大会,审议了《关于豁免公司实际控制人相关承诺的议案》。
  结果,66%的股份投了反对票,而这部分反对票,全部都是原来大象广告的股东,他们因增发的股份作为收购对价,而成为了天山生物的大股东。
  李刚想要玩金蝉脱壳,结果被自己收购过来的大股东投了反对票,因为他们还没有收到现金对价。
  同时,他们作为大股东,还为此起诉了天山生物。
  原本李刚和陈德宏的对决,变成了大象广告原大股东、“中植系”、李刚、天山生物的群殴。
  六、
  债转股的方案失败,2019年8月3日,是李刚的天山农牧还款的最后日子。而天山生物的股价还趴在地板上,只有5.57元每股。
  当时“中植系”借钱给李刚的天山农牧时,天山生物的股份质押的平仓线是10.6元,股价已经大幅低于平仓价。
  此时,除了奇迹发生,天山生物的股价涨到平仓线以上,李刚和润兴租赁都没有别的路子可以走。
  奇迹真的就在8月19日那天起开始发生,连续12天涨停,股价涨了5倍。原本天山生物20亿的市值,一下涨过了100亿。李刚所持有的股份,暴涨了20亿。
  从市值来看,李刚似乎一下子阔绰起来了,那6.4亿的借款,看起来也并不是遥不可及了。
  这是不是一个让股民来还债的阴谋,我们不得而知,只能等有关部门调查之后才能知道真相。
  奇迹在该来的时候就来了,这绝非是偶然。
  再回过头来,细细品味天山生物的罗生门,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
  一个男人,为了挽救上市公司;一个男人,为了上市融资,扩大事业版图;两个男人,各取所需,走到了一起。
  两人又各怀鬼胎,各有隐瞒,本以为一起并购案能化解两人困局,却又将双方拖入了深渊。一个成了阶下囚,一个身处舆论漩涡。
  也许,这起收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走向失败,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缺少了真实和信任!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浙江女首富的“疯狂”大败局!
浙江女首富的“疯狂”大败局!

富豪榜上的“首富”,和现实生活中的“首负”,有时候仅有一步之遥。

猪兼强驾校欠着 2 亿学费倒下…
川商舍得酒业手撕大股东始末
神奇网站“58同城”退市了
你曾在成都地铁看到的“大象广告…
美美力诚真的破产了.....

广告位空缺中,如有需求请联系站长

更多>>热门资讯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
博客网的倒掉:又一个十亿美金的教训

书生造反,十年未成。在很多人看来,方兴东未能最终成就惊世伟业,博客网成为一个10亿美金的教训,很大程…

鞋业电商“太美”:如何从巅峰走…
屌丝创业失败:主要问题是不懂市…
硅谷屡败屡战创业者为何选择轻生…
江南春O2O媒体帝国梦的探梦之…
家居建材连锁巨头东方家园缘何早…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创业交流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新蓉商
智库分享
专栏
TA说
分享
成都头条
快报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孵化器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
0.1112s